当前位置:首页>宝积经

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 作者: 菩提流志 译
  • 发表于2019-06-26 11:47:27   阅读次数:
  • 心经心经全文心经唱诵

    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三律仪会第一之三

    尔时,尊者摩诃迦葉白佛言:“甚奇!世尊,如是人等,闻此等经不生厌离。”

    佛告大迦葉言:“若有众生成就四法,闻说此经不生厌离。云何为四?多放逸故不能深信,业异熟故亦不深信,大地狱故不能审信,我当死故。若人成就如是四法,不生厌离。

    “迦葉,复有众生成就四法,不生厌离。何等为四?年盛壮时自恃强力,耽著欲乐,贪嗜诸酒,不能了知明思惟观。若人成就如是四法,不生厌离。

    “迦葉,若有比丘成就四法,谤佛菩提。何等为四?本造恶业已成就故,毁坏正法;如是比丘不自发露不善异熟诸恶业故;于比丘尼行秽欲故;彼有和尚或阿阇梨,多人所敬谤佛菩提,如是弟子随学于师亦生诽谤,是寡闻者,由嫉妒故谤毁诸佛。比丘成就如是四法,谤佛菩提。

    “迦葉,若有一法,得成沙门及婆罗门。何者为一?于一切法心无所住。如是一法,得成沙门及婆罗门。譬如有人堕高山顶,谓无大地、树木、丛林,唯起空想,出入息断。

    “迦葉,著诸法者亦复如是。若执眼想及以眼相,执耳、鼻、舌、身、意想乃至意相,若执色受想、行识想,执净持戒、多闻、惭愧、经行、往来得菩提想,如此等法皆悉非作沙门、婆罗门。若起想者则为所害。为谁所害?谓贪、瞋、痴。若执眼相,由著可爱、不可爱色相故,为眼所害;如是执著耳、鼻、舌、身、意相,乃至由著可爱、不可爱法相故,乃至为意所害。若被害者,则于地狱、畜生、饿鬼、人、天界中,极为所害。何缘被害?由想执著。何名想著?谓执我想及我所想、女想、男想、地水火风想、骨想、坏想、青瘀想、血涂想、色变想、离散想、胜解脱想。彼有少分得胜解脱想,此有少分不得胜解脱想,有无量种宿住随念现证作想,我随念想,异于过去,异于现在,我是过去,我是现在,于诸法中起想执著乃至涅槃想、我得涅槃想。迦葉,以要言之,诸执著者处处起想,乃至于空性中起一切想,皆悉非作沙门、婆罗门法,非沙门行,非婆罗门行。

    “迦葉,如来说言沙门、婆罗门法者,譬如虚空及以大地。何以故?虚空之法,终不念言‘我是虚空’。如是,迦葉,沙门、婆罗门者,终不自谓‘我是沙门,是婆罗门’。是故诸法亦不自谓是作沙门、婆罗门法。沙门法者,不作不除,是为沙门及婆罗门。

    “迦葉,譬如有人于夜闇中,掉弄手臂,摇动面目,作如是言:‘我弄世间!我弄世间!’于意云何?彼为弄谁?”

    迦葉白言:“世尊,是人自弄。何以故?于中无人为可弄故。”

    佛告大迦葉言:“如是,如是。若有比丘至阿兰若,或至树下、空室、露处,作如是想:‘眼是无常,耳、鼻、舌、身、意悉是无常。’复作思惟:‘色是无常,声、香、味、触、法亦悉无常。’作是思惟:‘我趣涅槃。’如是等类为自劬劳,非沙门行。何以故?以有若干诸邪执故。知眼相已,为灭眼故勤劳修习;如是能知耳、鼻、舌、身、意相已,乃至为灭意故勤修习之。若于三处了知信受,则于三处而生分别。若于诸见起分别者,云何能得心一境性?

    “迦葉,甚深菩提难入难趣,难具资粮。心一境性者,为以几何名心一境性?周遍推求,乃至一法亦不可得。所谓于眼不可得实,于耳、鼻、舌、身、意亦不得实,于一切法皆不得实。何以故?本性如是。心性不生,一切诸法无实可得,是故彼心不可得也。若过去、未来、现在无所得故,无所作故,是谓无所作。何名无所作?若新若故俱不可作,名无所作。是中过去心不解脱,现在心不解脱,未来心不解脱。随所有心无所得者,是为心一境性,此即名入心之数也。

    “迦葉,未来当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执著眼等说为灭坏,于诸蕴中起于物想。如来说蕴犹如于梦,然彼说言梦为实有,由世间中说有是梦。‘若无梦者,我等不应有梦想事。以有表示,是故我等于其眠梦起于梦想。如是,如是,蕴有所因故说如梦。若无蕴者,不应说蕴犹如于梦。’彼诸愚夫谓梦为实,闻是等经便生诽谤。于中当有比丘尼等,于施主家妄称我是阿罗汉果,或依浅智说现证得。若优婆塞、优婆夷等,闻经律颂说我现证。

    “迦葉,当于尔时,若有比丘,或二十年、三十年中,常乐居止阿兰若处精勤修习,为佛法故来诣初信一日优婆塞边,唯以空言互相唱说,言:‘空空故,我已遍知!我已遍知!’或有比丘,闻是经等相向谈说。有人闻之便生怖畏,复作是言:‘若诸在家、出家人等,不应亲近,应当远离此非教师。何以故?彼等所知不相亲附。’复有宣说甚深法者,为诸在家、出家人等,弃舍轻贱。何以故?我今宣说胜妙梵行,尚少知者,况未来世乃至最少知者,亦皆灭没!当尔之世,说法比丘千人之中,能如实解信入法者,一亦难有;乃至二千亦复如是。于中或有余比丘等,下至不能暂发言词,况能解了?

    “迦葉,当于尔时,在家、出家共轻此教。若有比丘发勤精进,为灭不善生善法故,初夜、后夜减省睡眠,精进修学;则为他人讥嫌弃舍,或断命根。如是等经即当毁灭,住法比丘亦皆灭尽。于中智者深胜无染解了之者,应当尊重深心恭敬,共集会已住阿兰若。”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我所说善法, 第一义相应,

    言蕴无坚实, 应观察如梦。

    尔时诸比丘, 斗诤心纷扰,

    无礼别尊卑, 唯有空名相。

    比丘所发言, 俗亦如是说,

    如斯之教法, 道俗语皆同。

    比丘谓俗言: 汝解法希有!

    是谓佛菩提, 已发初地果。

    彼心谓见法, 亲近在家人,

    数奉施比丘, 与其最上供。

    如斯比丘说, 无异语皆真,

    与彼共相亲, 言我能见法。

    生于彼时者, 为施故出家,

    不住正法中, 毁坏菩提道。

    我示汝道者, 近我勿亲余,

    不久汝得之, 还如我所得。

    此最寂静位, 共汝相向言,

    和合大众中, 毁坏我教法。

    犹如劫村贼, 性怀凶险心,

    破坏诸国城, 及以大聚落。

    比丘亦如是, 无智多愚痴,

    少慧起诸非, 著命数取趣。

    离我所说教, 依止诸见心,

    说是罗汉人, 尽怀增上慢。

    于大和合会, 诸比丘众前,

    说已慧名闻, 于中一难得。

    或时有比丘, 安住如实者,

    被说恶名闻, 言非佛弟子。

    法王大菩提, 于时被诽谤,

    天众怀忧戚, 相向数悲啼。

    对彼信心天, 身自投于地,

    观斯释师子, 无上法轮摧。

    嗟叹佛如来, 快哉所说法,

    奇特福田僧, 佛之所爱子。

    我等不复闻, 法王之所说,

    牟尼今灭度, 无觉抱迷心。

    地居天次后, 出于大音声,

    唱令告诸天, 法炬今将灭。

    汝等得闻佛, 不亲近如来,

    勿致后天龙, 而当怀悔恨。

    经于无数劫, 为自及为他,

    遍受于众苦, 尔乃方成佛。

    此是诸世尊, 为诸众生类,

    所说善法门, 今皆当隐没。

    矫乱人兴世, 可畏造诸非,

    魔使及恶魔, 恣情恶言说。

    谄诈多痴钝, 诳惑劣愚夫,

    若瞋与不瞋, 毁师及胜教。

    闻地天声已, 上天皆惨然,

    人及四王天, 悉亦怀忧恼。

    夜叉众来集, 阿吒筏底城,

    皆发可畏声, 满面流悲泪。

    天居众宝饰, 城郭妙庄严,

    皆悉失光晖, 犹如于聚土。

    国城非似本, 堪生爱乐心,

    今见宝严城, 须臾不可乐!

    诸天同诣彼, 善逝本生国,

    躄踊而号啕, 转增大悲苦。

    我从天降地, 往诣诸国城,

    真法尽沉沦, 遍观皆不见。

    下至阎浮境, 见法大崩摧,

    逼恼诸出家, 发声大号哭。

    胜城七日内, 处处失光晖,

    天亦七日中, 数非数啼泣。

    呜呼大雄健, 昔曾亲面奉,

    何期今不见, 言说亦成空。

    曾住舍卫城, 来已皆恭敬,

    于其地界内, 数悲而数啼。

    见佛所坐林, 言佛曾于此,

    转四谛法轮, 我等亲闻听。

    世间还黑闇, 更互不相尊,

    己造诸罪因, 往生三恶趣。

    天众多宫殿, 今者悉空虚,

    赡部诸众生, 无主无救护。

    言佛经行处, 毁坏悉荒芜,

    法王已涅槃, 世间不可乐。

    三十三天主, 帝释立其中,

    苦恼发忧愁, 高声大悲恸。

    诸忉利天等, 举手共哀号,

    适闻园苑中, 其次便驰走。

    是等诸天众, 恒叹佛如来,

    自嗟离世尊, 曾为说法者。

    不能食甘露, 亦绝歌乐声,

    如是等诸天, 心忧经六月。

    阿修罗闻说, 教法空无主,

    于是即相呼, 兴师伐忉利。

    赡部诸王等, 毁坏佛制多,

    当于尔时中, 天与修罗战。

    多有诸比丘, 及多比丘尼,

    生诸恶趣中, 备受众苦毒。

    在家犯诸罪, 近事坏尸罗,

    互相扬恶名, 以之生苦趣。

    女人行不善, 皆亦入三塗,

    如是事兴时, 世间不安静。

    或时行聚落, 或投窜山林,

    人众以波逃, 寿命便夭促。

    多有贼盗起, 亦复有饥荒,

    苗稼不时登, 蝗虫起灾暴。

    若于饥馑世, 人有寿命终,

    便生饿鬼中, 具受多辛苦。

    所有施塔庙, 及与四方僧,

    尔时诸比丘, 悉共分张取。

    于我灭度后, 如是众苦兴,

    应速发精勤, 勿复更回顾。

    诸有愚夫类, 而无智慧人,

    愚夫业已成, 速生诸恶趣。

    应乐读诵说, 智慧从此生,

    人修智慧心, 速能升善趣。

    常以智慧观, 如我如是学,

    永离众系缚, 速至于涅槃。

    正法不久留, 应发坚精进,

    我已如是说, 宜速正思惟。

    此劫过去已, 满于六十劫,

    当不闻佛名, 何能生信乐?

    若人相会遇, 饥饿苦所侵,

    母子是时中, 互相食其肉。

    彼时所生子, 慞惶行不安,

    住在己家中, 犹生大怖畏。

    见闻此事已, 知其生死烧,

    谁有智慧人, 于中生爱乐?

    无明是生根, 女人是欲根,

    蕴为苦恼根, 是故应舍苦。

    世有愚众生, 耽著于女欲,

    人能离痴者, 疾当得涅槃!

    宣畅此法时, 不遭于恶果,

    不说果有漏, 故堕恶趣中。

    所有无漏法, 空空无所有,

    寂静本无坚, 宜应速了悟。

    “复次,迦葉,若有比丘或余众生,由能成就此第一法。求无漏者,应作是言:‘于一切法心无所住。’

    “复次,迦葉,菩萨应为坚固修习。云何坚固?云何修习?言坚固者,谓坚固心、坚固精进。何者名为坚固之心?菩萨念言,乃至供养恒河沙佛,然后乃发一念之心而求佛道;次后复经恒河沙劫一佛现世,以发恒河沙等心故,一得人身;以恒河沙等人身闻一句法,智慧光明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作大利益。应发如是坚固之心。又以种种方便摄佛智慧,种种苦行以为希求,种种苦行摄受佛智,复有如是坚固之心。

    “复次,迦葉,我今为汝宣说譬喻。由此喻故,诸有智人而能解了尔所说义。由是种种难行、苦行能得菩提,于恒河沙劫不应休废。若于恒河沙劫学不休废,则能现证无上菩提。应发如是坚固之心,以为势力,以作策勤,终不舍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如是坚固之心。

    “迦葉,若有菩萨发是心者,何以摄受?谓不取处,不取非处。何故不取处、非处耶?若有取于处、非处者,于无上觉则为障碍;以不取于处、非处故,速得无上正等菩提。

    “迦葉,譬如有人,以满三千大千世界珍宝持用布施;若有如是种种经典如来所说,随顺菩提,受持教法,以信安住,所生福聚倍多于彼!

    “迦葉,菩萨复有坚固之心,乃至坚固心亦不可得,是故修行不可休废。言修习者,谓多修行,有几多耶?随有若干多修习法,若起一心不能解了。何以故?彼法不可为表示故。然是最胜修习之法,谓坚固心性。”

    尔时,世尊即说颂曰:

    “无心起心想, 当有大怖畏!

    我当成不成, 是事为云何?

    而常起寻伺, 住在于一边,

    诽谤于正道, 不可得菩提。

    此是懈怠心, 非是菩提相,

    斯人疑一切, 诸佛及声闻。

    不行而希望, 贤圣诸佛法,

    非但由言说, 能成安乐果。

    要有信乐心, 能成广大法,

    亦非唯心量, 能获胜堪任。

    由一法能成, 诸有所作事,

    知其殊胜已, 为佛故应修。

    “复次,迦葉,菩萨以能成就此法,亦不亲近供养诸佛,而自记言:‘我当得作如来应正等觉。’

    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迦葉,在家菩萨有三种修,能于菩提而作利益。何等为三?为一切智故深生爱乐,不堕本业,坚持五戒。具此三支能成六法。何等为六?谓得圣处;不哑,不吃,不聋,不失聪听,身变端严;速得深信;于甚深法不生怖畏;随所闻法,不用功劳而能领解;速得不退。于此六法应当善知,有五障转。何等为五?谓离间语,一切妄语,意乐不成,心怀嫉妒,耽著诸欲。如是五法为障碍转。复有三法应当修行。何等为三?谓常兴心欲出家故;于持戒沙门、婆罗门所尊重恭敬;若非同类说法之者,应远离之。何以故?菩萨不应修学彼法。若修学者如负刍草。何以故?非佛道故。若担负者即为执著,同诸愚痴。是故不应修学彼法。

    “复次,迦葉,菩萨又应受学三法。何等为三?谓常随顺诸佛如来,为他演说勤自修行,于众生所修习慈心。于此三处受已应学。复次,应当亲近三法。何等为三?谓离捶打,不毁他人说云卑贱,于怖畏者施其无畏。应当亲近如是三法。”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不亲下劣人, 见不正直者,

    见已当远离, 犹如避毒蛇。

    不应随学他, 不礼应远离,

    犹如见恶狗, 以生恶趣中;

    有怀执著人, 学之同恶趣。

    闻说胜空法, 应生爱乐心,

    及乐空比丘, 亦应起尊敬。

    增长多闻道, 而生利智心,

    亲近胜菩提, 有情应敬礼。

    疾行受其教, 速生诸善根,

    增长智慧心, 如莲生在水。

    宜多听受法, 所增善速增,

    以增智慧心, 能断于诸漏。

    大威德无畏, 大智大精勤,

    为欲利益他, 自身盛利益。

    在家应舍离, 捶楚打众生,

    发趣求菩提, 于法得不退,

    无病最端正, 人皆爱敬之。

    若修习慈心, 舍离诸恶道,

    三十三天上, 五欲自欢娱。

    从天若命终, 不堕于三恶,

    生处于人世, 种族豪贵家,

    形貌最端严, 人无能毁者。

    天龙所守护, 随法正修行,

    受于胜妙处, 为人所爱重,

    善得安隐眠, 寤亦心安隐。

    以为天拥护, 终无怖畏心,

    此之广大法, 有如是胜相。

    在家或出家, 更有大饶益,

    令发悟忆念, 多人诸善根,

    怖者以施安, 趣向菩提果。

    更不事余天, 唯除一切智,

    是人得正道, 诸智共相应。

    以此诸善根, 舍离三恶趣,

    得智获三明, 善学于三学。

    如所作功德, 如其所礼敬,

    独为众生尊, 人多恭敬礼,

    礼敬如来者, 众中为最上。

    住于在家地, 若发菩提心,

    为彼说法言, 及余汝当听!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应成三法。何等为三?应离世间嬉戏放逸、互相赠遗,及以选择良日吉辰;应常清洁,离多纳受;复当精进修学多闻。菩萨应成如是三法。复有三法应受修行。何等为三?于说法者不为障碍,应当劝请说法之人,恒燃灯烛。常应作是三种之行。

    “复次,迦葉,有三种法终不应作,若有作者则受女身。何等为三?不应障母听闻正法及见比丘,不应障妻见诸比丘及闻正法,乃至不应于己妻所犯其非路。如是三法终不应作,若有作者便受女身。”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常应以信心, 燃灯烛光曜,

    便获无尘垢, 清净之佛眼,

    由依此眼故, 了诸所知法。

    若能了所知, 以知过去法,

    知现在亦然, 不分别未来,

    无有三种相, 有斯三种相,

    舍离于第三, 相即名无相,

    皆同为一义。

    佛所说诸根, 然法无根本,

    于斯起分别, 便失胜菩提。

    净修佛眼已, 现证一切法,

    此句即菩提, 如上所开示。

    法无有能示, 亦无能毁者,

    诸法如虚空, 是故说开示。

    导师宣此义, 以为在家人,

    常燃灯烛光, 得佛眼明了。

    不断他说法, 释师子之教,

    终不往三塗, 不受生盲果。

    能常劝请他, 宣扬最胜教,

    以此善根力, 转无上法轮。

    若人于母所, 为作法留难,

    受鄙陋女身, 盲伛多众罪,

    不曾睹众色, 亦不少闻声,

    住于幽闇间, 犹如蝙蝠类。

    于妻生妒忌, 与作障法缘,

    从兹速命终, 当为极陋女,

    发黄眼睛绿, 黧黯目盲冥,

    足跛怀毒心, 耳聋多口舌。

    如斯种类处, 速受众恶身,

    常为欲因缘, 丈夫生嫉妒。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有三种法所不应作。何等为三?若他施物,设有微少酥、醍醐等乃至或多难施之物,主若不请不应行施;他欲出家不应留难,未出家者,应当劝喻令使出家;见有建立如来塔庙,当助修营,不应缘此取其财物。如是三法,在家菩萨所不应作。”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他施功德财, 不应与非处,

    于重便获罪, 所施不能遮。

    信者诣施前, 合掌俨然立,

    于中人力少, 乐欲给侍僧,

    应随施主言, 助其少人力。

    水浆汤饮等, 及余轻物类,

    无违施主心, 不令他怨恨。

    若有欲出家, 或子或亲属,

    菩萨于是中, 不应作留难。

    愿有情安乐, 愿得证涅槃,

    我胜意乐然, 愿说无上法。

    知其过失已, 不应秽自身,

    勿长夜忧嗟, 为烦恼所染。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有三种法不应修行。何等为三?不应贩卖男子、女人,又亦不应与他非药,若有作者不应亲近。”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应离贩卖男, 亦离贩卖女,

    非药勿与他, 若与者应离。

    为苦众生故, 天等所同呵!

    随趣诸方维, 忧箭所中害,

    长夜增忧恼, 众苦逼其身,

    夭寿自销亡, 是故不应作。

    此过及余失, 我悉了其因,

    为诸菩萨等, 略说其少分。

    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有三种法所不应作。何等为三?不应往彼淫女之家,不应亲近诸媒媾者,不住屠杀牛羊等处。如是三法所不应作。”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不至淫女家, 专行秽欲者,

    速致世讥嫌, 亲近下欲故。

    尊者知其往, 便即起嫌诃,

    招疾害其身, 以之令寿尽。

    常不应亲近, 媒媾男女人,

    他娶女为婚, 近之被诽谤。

    亦不应往诣, 诸为屠宰家,

    菩萨胜依人, 皆所不称赞。

    此诸深过患, 如来悉了知,

    为不正行人, 我今如实说。

    世尊所有教, 我弟子能知,

    斯人于佛前, 能诣所行处。

    众生住圣道, 将速至涅槃,

    佛为如是人, 非为恶行说。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应成三法。何等为三?住在家中,观己身命如客使想;于己施物起积聚想,于未施者如远离我百由旬想;不为妻子作积聚想。在家菩萨,应当成就如是三法。”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常修于死想, 我命速当终;

    于其所积财, 应修取坚实,

    财不为妻子, 亦不为己身,

    速疾得坚牢, 身命及财物。

    殷重求佛道, 不起贡高心,

    若舍饶益门, 常遭诸损害。

    犹如於戏童, 少尝非饱足,

    法味尚轻微, 虽信非堪保!

    修行非猛励, 相去实全遥,

    弘扬若不休, 名为究竟法。

    迦葉我今说, 如斯诸法门,

    人能解了之, 名为一切智。

    以智善观察, 于身生厌离,

    常自正思惟, 想之如对我。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成就三法,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等为三?父母不信,令其住信;父母毁戒,劝令住戒;父母悭贪,劝令住舍。赞叹无上正等菩提,为他说法,是为第一得不退转无上菩提。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知可供养、不可供养。可供养者而供养之,若不可者即不供养。然于彼所修习慈心,由成如是第二法故,得不退转无上菩提。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勤苦积财,不令虚费,无令散失,不浪与他,宜坚举置。而于净戒沙门、婆罗门诸众生所,平等施之;与同法者无所障碍。由成如是第三法故,得不退转无上菩提。”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若在家菩萨, 求无上菩提,

    生三根本慧, 此为最上觉。

    若父及与母, 恶慧无信心,

    劝令生信乐, 令其住胜法。

    悭犯住戒舍, 无慧教令慧,

    亦常劝于是, 为菩提胜法。

    应往于四方, 遍求说法者,

    法施以教人, 由斯增智慧。

    犯戒令住戒, 无信令信心,

    无慧教令慧, 得成不退转。

    若逢慧比丘, 持戒多闻者,

    恭敬亲近之, 数往而咨问,

    在家由此法, 得不退菩提。

    知彼胜德人, 多闻具诸智,

    慧解堪尊重, 可持身肉施,

    此为信心相, 如我前所言。

    无信则不能, 发大菩提意,

    聪明见胜事, 速成深利益。

    于诸殊妙法, 取证不为难,

    知自及与他, 如斯胜饶益,

    与出离相应, 是故增智慧。

    本来恒积集, 所有诸资财,

    为与持戒俱, 共贮当来物。

    是无有异语, 彼亦不虚言,

    勇进坚施成, 当证如来果。

    持戒易共住, 勇健获深慈,

    布施摄众生, 如先后无异。

    清净最上施, 无所有希求,

    若金若与银, 无有不施者。

    勇猛施一切, 宿世所行檀,

    希求无上乘, 甚深最胜位。

    非法而供养, 一切诸天人,

    不如能顺法, 供养一众生。

    勇健为法求, 以法能了法,

    聪明由胜道, 获无上菩提。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已,成就三法,于声闻乘而般涅槃。何等为三?此有一类怖三恶道,于大菩提起重担想,已集善根不专思念,不好善求,为心所害便生苦想。以成如是第一法故,退失菩提,于声闻乘而般涅槃。

    “复次,迦葉,此有一类,于所行施不生喜心,行布施已便生追悔,复不回向佛之智慧。由成如是第二法故,退失菩提,速于声闻乘而般涅槃。

    “复次,迦葉,此有一类,不勤精进专求多闻,以下劣善根速般涅槃。由成如是第三法故,退失菩提,速趣声闻乘而般涅槃。”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发菩提心已, 不正随顺行,

    退失于佛乘, 入于声闻道。

    菩提非不信, 及以懈怠心,

    无智守悭贪, 则为有障碍。

    知恩住净戒, 常乐广行檀,

    菩提不难得。

    由心造诸恶, 心亦善行檀,

    众生心若坚, 当为世间塔。

    若能离三法, 心趣大菩提,

    当为世间尊, 成无上应供。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由成三法退失菩提,于独觉乘而般涅槃。何等为三?此有一类,虽已发趣大菩提心,于法悭吝。复有一类,耽著观望,及取世间吉凶之相。复有一类,发菩提心,以懈怠故,不能遍求菩提分法。由成如是三种法故,一一皆能退失菩提,于独觉乘而般涅槃。”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悭吝于正法, 不教诲他人,

    得独觉菩提, 退失无上道。

    由斯二种义, 失利众苦生,

    亲近而修行, 疑惑菩提道。

    思惟大乘法, 就吉以避凶,

    此非正信心, 为佛所弃舍。

    有能专意乐, 坚固向菩提,

    终不礼余尊, 唯除世间塔。

    若有净信心, 不事余天等,

    是为成最上, 号曰天中天。

    若有乐菩提, 不事余天等,

    在在所生中, 色力恒具足。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由成三法受身黑闇。何等为三?如来塔所取其灯明,于他诤讼而现瞋恚,于他黑人不预己事横加毁呰。由此三法,其身黑闇。”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塔所燃灯明, 断取是光焰,

    身便为黑闇, 犹如乌毯毛。

    毁呰于黑人, 我白汝身黑,

    由其轻毁他, 受身便黑闇。

    宜善护其语, 业终不败亡,

    随其所造业, 当为彼业器。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由成三业生工匠家。何等为三?菩萨自身能持五戒,若有亲属从远而来与酒令饮,或劝他人而令饮酒,即当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一法。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自修梵行,和合他人令行秽欲,缘造此业积集成故,而当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二法。

    “复次,迦葉,菩萨见他精勤读诵,然己家内起作兴功,寻语彼言:‘汝且休废读诵之业,宜时为我营办所成。’以是业缘积集成故,而当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三法。”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持酒劝他人, 及与诸亲属,

    以成狂饮故, 便为饶语匠。

    不解作刀针, 及余工巧处,

    唯能坐摇手, 炉前鼓槖囊。

    自能修梵行, 为他称赞淫,

    此业异熟时, 当为饶语匠。

    不解作刀针, 不能鼓风槖,

    唯解奋长槌, 砧前而锻铁。

    令他弃舍法, 从兹而命终,

    速生工巧家, 禀识常愚闇。

    初不见囊槖, 亦不见钳槌,

    其业报应然, 悉破坏众器。

    迦葉应防意, 及善护其言,

    永勿教他人, 一切不善法。

    轮回生死苦, 由爱故增生,

    善法可勤修, 应诃诸不善。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成就三法,当生刹利豪族之家众同分中,颜貌端严,人所爱敬,聪慧巧便,不为懒惰。何等为三?谓睹未曾见沙门、婆罗门,即生信心供养礼敬,言是福田,以清净心,延请供养衣服、饮食、卧具、医药一切所须。在家菩萨成此初法,当生刹利豪族之家众同分中。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坚住本誓,如说修行,终不妄语。成就如是第二法故,当生刹利豪族之家众同分中。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于具戒蕴沙门、婆罗门所,修供养时而能摄受坚固之法。由成如是第三法故,当生刹利豪族之家众同分中。”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诸有智慧等, 见持戒多闻,

    应生欢喜心, 往彼而请命。

    既为请命已, 如法供养之,

    无有厌悔心, 所施无挂碍。

    是取坚牢法, 所为亲近者,

    种种智相应, 于难而速得。

    如斯深信意, 趣向大菩提,

    是智之所行, 佛道非难证。

    恒为上活命, 应受最胜财,

    希求殊妙法, 证无上涅槃。

    当生豪族家, 颜貌甚端严,

    得上妙衣服, 证最上涅槃。

    如佛所称誉, 行于最上乘,

    以佛乘能证, 清凉妙涅槃,

    是为最胜果。 如其所造业,

    获果亦等流, 设经百亿劫,

    是业终无坏。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成就三法种诸善根,乃至证得无上菩提,终不受于五欲世乐。何等为三?在家菩萨受持五戒,不向他人赞五欲乐;勤修自业,不使女人;及发是心:‘我止亲近一切女人!乃至证得无上菩提,愿我不逢五欲世乐。’由成如是最初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闻是等经,而生深信求趣涅槃,虽复受持如是等教,隐蔽不行。有能演说及发起者,若人闻已,即当舍离诸恶作处。以此善根得无碍辩,得无著辩。若于现在及命终时,速得见佛,命终之后往生天上,不久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由成如是第二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

    “复次,迦葉,在家菩萨所有善根,悉皆回向无上菩提,不乐色、声、香、味、触、法、财封尊贵,不爱眷属,以无为心无为果报,速证无上正等菩提。由成如是第三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在家修五戒, 坚守善护持,

    不亲近女人, 于中生厌恶,

    如是等法门, 勤求无厌足。

    所有恶作处, 应速舍离之,

    一切诸善法, 悉回向菩提。

    以此诸善根, 速离于五欲,

    常获胜多闻, 为众生说法,

    发生大慈意, 求无上菩提。

    是故闻此利, 应生贤善心,

    不近于诸欲, 速疾转法轮。”

    尔时,大迦葉白佛言:“世尊,今此经法以何为名?我等今者云何奉持?”

    佛告迦葉:“是经名曰《说三律仪》,亦名《宣说菩萨禁戒》,亦名《同入一切诸法》。”

    佛说此经已,尊者大迦葉及诸大众,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乾闼婆等,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本文链接:第三卷 大宝积经全文

    上一篇: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第七卷)

    下一篇:北方不空成就佛心咒全文

    李罕诵心经

    佛学文化源远流长,心经这篇只有260个字的经文由浅入深地全部概括了《大品般若》的义理精要,可谓言简而义丰,词寡而旨深。为传承发扬佛之文化惠普大“众”,大藏经语音工程创始人李罕秉持虔诚的态度,特录制心经视频奉献于世人。

    李罕视频

    经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