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宝积经

第四十三卷 大宝积经

  • 作者: 菩提流志 译
  • 发表于2019-06-26 12:04:09   阅读次数:
  • 第四十三卷 大宝积经

    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

    菩萨藏会第十二之九尸波罗蜜品第七之二

    尔时,佛告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善根力故,获得四种广胜处法。何等为四?一者、于诸善法速能趣入,二者、为说法师之所赞美,三者、修行成满无有毁犯,四者、于佛正法坚持不坏。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四种广胜处法。

    “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由是力故处在人中,复获四种广胜处法。何等为四?一者、为多众生随逐修学,于诸白法究竟安住;二者、于夷坦路营建逆旅极当坚密,速令众生获得欢喜;三者、于长夜中得法利故,欢泰之心无有退减;四者、临终舍命无惑缠心,往生善趣安乐世界。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处在人中,获得四种广胜处法。

    “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由是力故处在天中,复获四种广胜处法。何等为四?一者、以福感故能摄天众;二者、诸天集会瞻仰面门:;菩萨今者将何所演?我等闻已当有开悟。三者、为天帝释及余天子之所参觐,请法断疑,而是菩萨不往其所;四者、现大宫殿,为于菩萨之所受用。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处在天中,获得四种广胜处法。

    “舍利子,如是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若在天上、若生人中,复得无量无边百千万亿诸妙法门,皆为满足尸罗波罗蜜多故。”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菩萨处高座, 诸天所礼敬,

    瞻仰彼尊颜, 将宣何等法。

    一切皆恭敬, 具慧除悭吝,

    处欢喜宫殿, 释天来请疑。

    天中命尽已, 来生于人间,

    为转轮圣王, 大力无悭吝。

    若人中命终, 还复生天上,

    曾未更众苦, 奉养法师故。

    恒获如是等, 四种广胜处,

    为无下劣心, 恭敬说法者。

    若以敬爱心, 奉施于水器,

    则天龙及人, 所应亲供养。

    “复次,舍利子,是诸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故,复于天中得四种法。何等为四?一者、了知先世所经造业;二者、了知因此善故来生天上,及能了知退失善法;三者、了知从此命终当生某处;四者、为诸天众宣说妙法示教赞喜,既利益已便舍天身。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生在天中得四种法,皆由尸罗波罗蜜多故,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故,复得四种圆成胜法。舍利子,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舍天宫已,还来人趣与戒俱生。二者、菩萨摩诃萨处在人中,获得五种成胜生法。云何为五?所谓得生胜家,得胜妙色,得胜净戒,得胜眷属,于诸众生得修胜慈,如是名为获得五种成胜生法。三者、菩萨摩诃萨处在人中,复得五种成不坏法。云何为五?所谓得善知识不可破坏,所受之身终无中夭,所得财位中无退失,得菩提心无能坏者,于匮法时得自丰足,如是名为获得五种成不坏法。四者、菩萨摩诃萨处在人中,又复获得五种希有圆满之法。云何为五?菩萨摩诃萨,于舍宅中安设空器,随菩萨手所及之处,一切众宝即皆盈满,是名第一获得希有圆满之法。菩萨摩诃萨若遇渴时,即于其前具八德池自然涌现,是名第二获得希有圆满之法。菩萨摩诃萨福德持身,不为外物之所侵害,所谓若毒、若刀、若火、若水,吸精气者,或复药叉及诸恶鬼,不能损害,是名第三获得希有圆满之法。菩萨摩诃萨,于赡部洲诸灾劫起,所谓若刀兵劫、若饥馑劫、若疾病劫、若火劫、若水劫、若风劫、若渴劫、若热光劫、若药叉劫。舍利子,如是别劫兴起之时,尔时菩萨不生其中,便处天上受极快乐、受多极乐,是名第四获得希有圆满之法。菩萨摩诃萨,即以如是善根力故,永不复生诸难之处,不生恶趣,若悔缠心,即能见知速疾远离,是名第五获得希有圆满之法。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又复获得四种希有圆成胜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善根力故,常不远离四种妙法。云何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但见有苦诸众生时,即便获得大悲之心;二者、菩萨摩诃萨,所有男女皆于菩萨,恭敬随顺;三者、菩萨摩诃萨,能制衰老不为所侵;四者、菩萨摩诃萨,资生作业百倍获利,或复过此二倍、三倍。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四种妙法,恒无远离。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故,不为三法之所劫夺。何等为三?一者、不为贪欲之所劫夺,二者、不为瞋恚之所劫夺,三者、不为愚痴之所劫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远离三种劫夺之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故,获得四种无病之法。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不为长病之所缠逼;二者、菩萨摩诃萨,支体鲜泽,未曾羸瘁;三者、菩萨摩诃萨,资生众具无有损减;四者、菩萨摩诃萨,不为国王、盗贼、恶人及余众生,所加恼害。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获得四种成无病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故,获得四种尊位之相。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为转轮王威加四域,以法御世名为法王,七宝来应皆悉成就。何等为七?所谓轮宝、象宝、马宝、女宝、末尼珠宝、主家藏宝、主兵臣宝。千子满足,形貌端严,威势雄猛,降伏怨敌。是转轮王为四大洲之所朝宗,钦仰归化。又为宰相、群臣守卫,众会国界人民,及诸小王共所遵敬。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第一尊位之相。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于妙五欲不染乐著,所谓眼所识色、耳所识声、鼻所识香、舌所识味、身所识触。菩萨摩诃萨,于是五欲不染著故,以净信心舍家入道,速获五通,人及非人之所恭敬。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第二尊位之相。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在所生处,自然常得最上觉、最上慧、最上辩,为诸大王之所尊敬。如过去世大乌末荼,为王敬重;而是菩萨亦复如是,为王敬重,请升御座。又为宰相、群臣守卫,众会国界人民,所共尊仰。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第三尊位之相。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既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威德殊胜圆满第一,为诸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牟呼洛伽、人非人等,一切有情同所归敬。何以故?由是菩萨成就最胜戒、定、慧品,解脱、解脱智见品,于此法中证得清净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获得第四尊位之相。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四种尊位之相,皆为成满尸罗波罗蜜多故,

    “复次,舍利子,如是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具清净心以贮水器,奉施邬波柁耶及阿遮利耶二尊师故,获得如是无量无边功德妙法。所谓菩萨摩诃萨为求法故,去来进止随顺于师,如其所言终不违逆,成就如是善根力故,复获四种最胜资财。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所生之处,获得大王所用资财,非余众生下劣资具;二者、菩萨摩诃萨,所生之处,受离欲法,获得仙财,以净信心舍家入道,名圣法财;三者、菩萨摩诃萨,所生之处得宿命念,名获念财,由此念故,生生之处,终不忘失菩提之心;四者、菩萨摩诃萨,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名菩提财,常为四众、天、龙、药叉、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牟呼洛伽、人非人等,前后围绕。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证得四种最胜资财。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于说法师,乃至受持四句颂等,去来进止随顺教命,所谓是善是不善、是有罪是无罪、是应修是不应修。又如是教,乃至作此事已,于长夜中,能感无义无利,诸苦恼法;若作此已,于长夜中,能感有义有利,诸安乐法。如是等教,随师所命,不作不善,修习善法,无违无逆。由是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善根力故,复获四种成高胜法。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得具尸罗成高胜法;二者、菩萨摩诃萨,所感形体一切身分悉皆圆满;三者、菩萨摩诃萨,获得大慧、涌慧、高慧、广慧、捷慧、利慧、速慧、深慧、决择之慧;四者、菩萨摩诃萨,身坏命终,生于善趣诸天世界。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四种成高胜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善根力故,又获四种无能观法。何等为四?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善根力故,所在生处感得隐密阴藏之相,是名第一无能观法。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善根力故,从初生已,若母、若父、若余眷属,若天、若龙、药叉、罗刹、健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牟呼洛伽、人非人等,所有众生若清净心、若杂染心,皆不能见菩萨之顶,是名第二无能观法。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善根力故,从初生已,若母、若父,乃至人非人等,所有众生若清净心、若杂染心,于菩萨面无能修饰。瞻睹之者若有起心:;我当瞻饰菩萨面者。便于两足而现面像。何以故?舍利子,以是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希奇法故,名善丈夫。又复成就最胜丈夫第一词辩,是名第三无能观法。舍利子,菩萨摩诃萨,成就如是善根力故,初生之时无人扶侍,自立于地,遍观四方,即便获得明利之智。何以故?由是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世以无谄心求闻法故。而是菩萨摩诃萨,又复获得无邪谄眼;由成就是无谄眼故,以净天眼超胜于人,乃至能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众生。又此菩萨摩诃萨,获得速疾广大之智;由成就是广大智故,而能了知一切众生,于三时中所积集心。何以故?由是菩萨摩诃萨,于彼往昔求法之时,作意摄心,勤加恭敬,于正法所起良药想、起珍宝想、起难遭想、起妙善想,如其所念求闻正法,闻已受持。菩萨摩诃萨又因是故,复获捷疾简择之智;由成就是简择智故,善能称量诸众生戒,乃至善能称量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又菩萨摩诃萨,善能称量一切众生尸罗同性,乃至善能称量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同性。又菩萨摩诃萨,善能称量一切众生戒之等流,乃至善能称量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等流。又菩萨摩诃萨,善能称量一切众生,尸罗等流超胜之相,乃至善能称量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等流超胜之相。又菩萨摩诃萨,善能称量一切众生进止威仪,修行正行勇猛之相。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如是展转称量思惟,一切众生诸功德已,而作是念:;是诸众生所有戒、闻,乃至解脱、解脱智见。是诸众生所有尸罗同性,乃至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同性。是诸众生所有尸罗等流,乃至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等流。是诸众生所有尸罗等流超胜之相,乃至正闻,定、慧、解脱、解脱智见等流超胜之相。是诸众生所有进止威仪,修行正行勇猛之相,如是等相,皆是众生所有功德。我今于中称量观察,不见与己有平等者。尔时,菩萨又更思惟:;一切众生根本坚住,与己校量,不见一切与我等者。又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初生之时,于刹那顷,能速发起业报妙智;由此智故,一弹指顷善能了知,一切众生千种心相。是时菩萨摩诃萨,以智寻思此一切心,不见与己有平等者。菩萨摩诃萨如是正知:;我今独处最上尊位,如师子王安住无畏,如大龙王有大威德。足不践地各行七步,念菩提座微妙业报,住在现前,唱如是言:;我于世间最为尊大!我于世间最为殊胜!我今当证生老死边!我当度脱一切众生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我当为诸众生宣说广大微妙最胜无上正法!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发是语时,中无有间,其声遍告,满此三千大千佛之世界。其中众生闻是声已,惊怖毛竖,天鼓战掉,数发大声,而此世界皆悉震动。唯有菩萨所住之地,如车轮许嶷然安静。即此地轮下依水聚,亦不为彼大风摇动。是菩萨摩诃萨自观己身,见无量光遍身而住,即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为诸众生所共瞻仰,是名第四无能观法。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获得四种无能观法。何以故?皆是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世,行尸罗波罗蜜多时,随顺法师去来进止,遵承教命无违逆故。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成就如是诸善根已,复获四种迅速之法。何等为四?菩萨摩诃萨成佛之时,具足如是诸佛如来所说之法,无有缺减;又所说法言无虚设,是名第一迅速之法。菩萨摩诃萨成佛之时,具足如是。诸佛如来若有所命,作如是言:;进来,苾芻。尔时众生便进佛所,发自断落,被服袈裟,持钵多罗,是名第二迅速之法。菩萨摩诃萨成佛之时,具足如是。诸佛如来善知众生三时之心,是名第三迅速之法。菩萨摩诃萨成佛之时,具足如是。诸佛如来善知众生应病药智,是名第四迅速之法。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获得四种迅速之法。何以故?由于往昔行尸罗波罗蜜多时,以清净心奉施邬波柁耶及阿遮利耶,说法师之水器故。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依尸罗波罗蜜多,具足如是善根力故,成佛之时,复得四种他不害法。何等为四?舍利子,如来身者无依无受。何以故?如来之身,若为火、刀、毒药、他物能损害者,无有是处。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成佛之时,具尸罗故,获得四种无损害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依尸罗波罗蜜多,由具如是善根力故,成佛之时,复得四种他无过法。何等为四?一者、诸佛如来无依无受。所以者何?无有众生于如来前能发是言;我为如来说未闻法乃至一句。若能说者,无有是处。二者、诸佛如来无依无受。所以者何?无有众生于如来前如法立论乃至一句。若立论者,无有是处。三者、诸佛如来无依无受。所以者何?无众生能得如来乃至微分一不定心。若能得者,无有是处。何以故?舍利子,诸佛如来心恒在定,谓住慈悲喜舍等故。四者、诸佛如来无依无受。所以者何?无有众生能取如来身色诸相。若取相者,无有是处。舍利子,诸佛如来具尸罗故,获得四种他无过法。

    “复次,舍利子,诸佛如来成就如是善根力故,获得具足五无量法。何等为五?一者、诸佛如来尸罗无量,二者、诸佛如来正闻无量,三者、诸佛如来正定无量,四者、诸佛如来正慧无量,五者、诸佛如来解脱解脱智见无量。舍利子,如是如来五无量法,皆由往昔行尸罗波罗蜜多时,于邬波柁耶、阿遮利耶诸尊重所,随顺师教,去来进止无违逆故。

    “复次,舍利子,诸佛如来具足尸罗波罗蜜多已,成就如是善根力故,获得四种无障碍智。何等为四?所谓诸佛世尊,于过去世,无障无碍智见转;诸佛世尊,于未来世,无障无碍智见转;诸佛世尊,于现在世,无障无碍智见转;诸佛世尊,善能发起平等之心,由起如是平等心故,能知三世平等之性。舍利子,是为如来具尸罗故,获得四种无障碍智。

    “复次,舍利子,诸佛如来,又复善能成就正智;由正智故不依属他,而能悉知一切诸法。诸佛如来,又能成就不思议智;由成就此不思议智故,而能了知诸风雨相。舍利子,如来善知世有大风,名乌卢博迦;乃至众生诸有觉受,皆由此风所摇动故;此风轮量高,三拘卢舍。于此风上虚空之中,复有风起,名曰云风;此风轮量高,五拘卢舍。于此风上虚空之中,复有风起,名瞻薄迦;此风轮量高,十踰缮那。于此风上虚空之中,复有风起,名吠索缚迦;此风轮量高,三十踰缮那。又此风上虚空之中,复有风起,名曰去来;此风轮量高,四十踰缮那。如是,舍利子,次第转上,六万八千拘胝风轮之相,如来应正等觉,依止大慧悉能了知。舍利子,最上风轮,名为周遍,上界水轮之所依止。其水高量,六十八百千踰缮那,为彼大地之所依止。其地量高,六十八千踰缮那。

    “舍利子,是地量表,有一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佛,号曰弘蕴如来应正等觉,今现在彼住世施化。其佛寿量,三十拘胝岁。声闻弟子,有三十拘胝那庾多,一切皆是大阿罗汉,诸漏已尽,无复烦恼,乃至证得诸心自在,最上波罗蜜。尔时,彼佛与如是等大声闻众,同共集会。复有百拘胝等菩萨摩诃萨,皆悉证得菩萨藏法,于诸义理妙善决定,为多闻海,为大法师,住空无相及以无愿。舍利子,我涅槃后具满千岁,彼佛方乃入般涅槃,正法住世满于千岁;流布舍利遍益世间,亦如我今般涅槃后,舍利流布遍益之相。

    “舍利子,如来无障碍智,又能了知过于彼佛世界之上,无量无边风轮圆相,并诸佛土具足圆相。舍利子,又过此上有别世界,现无如来,而有百千独觉所住。其中众生,皆于独觉而种善根。舍利子,如来依彼智故,复能了知此世界上,有殑伽沙等诸佛如来出兴于世,今现在彼度诸众生。如是十方,无量无数、不可思议、不可称量诸佛如来应正等觉出兴于世,今现在彼度诸众生,如来妙智悉能了知。舍利子,如来又能了知如上所说,诸佛世界现烧燃等成坏之相无量无边,如来妙智皆悉明了。”

    尔时,世尊说是语已,长老舍利子白佛言:“世尊,如来应正等觉,成就何等诸善根故,而能获得如是无量不可思议无障碍智?”

    佛告舍利子:“如来由住尸罗波罗蜜多故,妙善自在,于正法所,发起恭敬尊重之想,起良药想,起珍宝想,起难遭想,起善根想,如所应想,生深敬想,又能安住摄正法想。舍利子,如来由住尸罗波罗蜜多,敬重法故,获得如是明利大智;如是大智又能了知,无量无数过于前量。舍利子,诸佛世尊无断之智,无量无数,不可思议,不可称量,不可宣说往来之相。舍利子,诸佛如来具尸罗故,复得如是自在之力。是故如来如弹指顷,往殑伽沙等诸佛世界,而复旋返还本住处。舍利子,诸佛如来,于是正法尸罗波罗蜜多,所以净信解听闻受持,由此获得速疾解脱,由此解脱我善解脱。于何法中而得解脱?谓于诸苦善得解脱。

    “复次,舍利子,若有菩萨摩诃萨,于此四种恭敬住处,闻斯法已得清净信,行尸罗波罗蜜多故,发如是心:;我如是住,我于此住。由我如是常安住故,我常不离诸佛正法。舍利子,菩萨摩诃萨,受持是经法门章句,彼由如是善根力故,复获四种慧所成法。何等为四?一者、由具慧故,能发大慧;二者、由具慧故,逢值诸佛亲觐承事;三者、由具慧故,以净信心舍家入道;四者、由具慧故,速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四种慧所作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由成就是善根力故,又获四种多所作法。何等为四?一者、受得人身,名多所作;二者、值佛出世,名多所作;三者、以净信心舍家入道,名多所作;四者、速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名多所作。舍利子,是名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四种多所作法。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由成就是善根力故,复获四种支分之法。何等为四?一者、菩萨摩诃萨获转轮支,谓处人中作转轮王。二者、菩萨摩诃萨,处于梵世为大梵王。三者、菩萨摩诃萨,处诸天众而为天帝。四者、菩萨摩诃萨,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已,于一切法具足圆满,号为法王,处世垂化;又复获得吉祥诸力净众生智神通境界,如是诸相皆能了知,为诸世间天人之眼。”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救世之明眼, 诸群生最上,

    善解诸医法, 由斯证寂灭。

    往返随师教, 感报为如是,

    未曾受众苦, 及不善自在。

    速往生天上, 速还返人中,

    速奉见诸佛, 速得离诸难。

    巨富丰大财, 目观诸伏藏,

    随手之所及, 众宝皆盈满。

    化现妙池沼, 八德水常盈,

    未曾受忧恼, 为善自在果。

    手足不缭戾, 又无丑短相,

    支体不干枯, 亦复不减少。

    不伛不缺目, 指相无增减,

    首异于象顶, 为善自在果。

    仪貌皆圆满, 质重如金聚,

    端严众乐观, 容相皆鲜妙。

    诸天龙鬼神, 及以世人等,

    供养而尊敬, 为妙自在德。

    远离诸恶道, 往人天善趣,

    速悟大菩提, 为善自在果。

    若人悉能了, 一切众生心,

    各行七步已, 妙音告世界。

    斯人智最上, 斯人慧最上,

    解脱亦最上, 众生中最上。

    慧令慧清净, 慧依智安立,

    慧智与解脱, 皆依诸佛证。

    由慧自性生, 所知由智了,

    若有具智慧, 所求无不遂。

    如是甚深义, 我为汝略说,

    无慧少欲人, 宁当受此义?

    彼由痴所痴, 众恶所逼迫,

    发起于忿恚, 不恭敬正法。

    若少欲众生, 于如是正法,

    不复兴恭敬, 更起诸余事。

    不敬法众生, 忿恚所迷执,

    常怀染污心, 不应为宣说。

    诸老熟所及, 衰迈摩诃罗,

    彼临命终时, 虚言住后有。

    诸老熟所及, 衰迈摩诃罗,

    妄吞罗汉供, 速堕于地狱。

    具戒尚难得, 况阿罗汉果?

    信者营灵庙, 复由沉恶趣。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如是精勤修行戒行,为求菩萨藏故,以身承事正行诸师,获得如上所说功德;又复获得倍过前数、无量无边、不可思议功德利益。舍利子,当知菩萨摩诃萨,安住如是菩萨藏故,行善自在妙清净戒诸菩萨行。舍利子,云何名为妙戒清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获得十种清净尸罗,汝应知之。何等为十?一者、于诸众生曾无损害;二者、于他财物不行劫盗;三者、于他妻妾远诸染习;四者、于诸众生不兴欺诳;五者、和合眷属无有乖离;六者、于诸众生不起粗言,由能堪忍彼恶言故;七者、远离绮语,凡有所言谛审说故;八者、远离贪著,于他受用无我所故;九者、远离瞋恚,善能忍受粗言辱故;十者、远离邪见,由不敬事诸余天仙及神鬼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十种清净尸罗,当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复有十种清净尸罗,汝今当知。何等为十?一者、不缺尸罗,不由无智之所证故;二者、不穿尸罗,不平等生所远离故;三者、不班尸罗,一切烦恼所不杂故;四者、不染尸罗,唯为白法所增长故;五者、应供尸罗,随其所欲自在行故;六者、称赞尸罗,诸聪慧者不诃毁故;七者、不呰尸罗,一切过恶不容受故;八者、善护尸罗,善能守护诸根门故;九者、善守尸罗,自然正智恒现前故;十者、善趣尸罗,大菩提愿为助伴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获得十种清净尸罗,当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复有十种清净尸罗,汝今当知。云何为十?一者、少欲尸罗,如法清净善知量故;二者、知足尸罗,永断一切诸贪著故;三者、正行尸罗,能令身心皆远离故;四者、住静尸罗,于诸愦闹皆舍远故;五者、杜多功德蠲除嗜欲尸罗,自在善根之所成故;六者、圣种知足尸罗,不顾他颜无希望故;七者、如说而行尸罗,幽明奉摄不欺人天故;八者、自省己过尸罗,常以法镜照了自心故;九者、不讥他阙尸罗,将护彼意故;十者、成熟众生尸罗,不舍诸摄法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获得十种清净尸罗,当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复有十种清净尸罗,汝今当知。云何为十?一者、于佛净信尸罗,离心栽枿故;二者、于法净信尸罗,守护正法故;三者、于僧净信尸罗,恭敬圣众故;四者、俯屈从事尸罗,不离思惟佛菩提故;五者、亲近善友尸罗,觉分资粮善积集故;六者、远离恶友尸罗,弃舍一切不善法故;七者、大慈波罗蜜多尸罗,成熟一切诸众生故;八者、大悲波罗蜜多尸罗,困厄众生令解脱故;九者、大喜波罗蜜多尸罗,于彼正法生喜乐故;十者、大舍波罗蜜多尸罗,于诸爱恚两俱舍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获得十种清净尸罗,当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复有十种清净尸罗,汝今当知。何等为十?一者、柁那波罗蜜多尸罗,为善成熟诸众生故;二者、羼底波罗蜜多尸罗,善护一切众生心故;三者、毗利耶波罗蜜多尸罗,于诸正行不退转故;四者、静虑波罗蜜多尸罗,静虑资粮善满足故;五者、般若波罗蜜多尸罗,听闻根本无厌足故;六者、乐求闻法尸罗,常乐请求菩萨藏故;七者、不顾惜身尸罗,以无常想恒观察故;八者、不宝重命尸罗,以如幻心常现观故;九者、诸意满足尸罗,从初发心善清净故;十者、佛戒和合尸罗,回向如来一切戒故。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故,获得清净尸罗,当如是学。

    “复次,舍利子,是诸菩萨摩诃萨,行尸罗波罗蜜多时,具足如是清净戒故,无有人天诸妙快乐是诸菩萨而不受者,无有世间工巧等处是诸菩萨所不知者,无有世间诸众生等所受用具是诸菩萨不获感者,无有凡夫不互为怨而是菩萨于彼众生曾无瞋恚,无有世间虚诳妄语菩萨于彼不生信受,无有世间诸众生等菩萨于彼不起母想,无有世间诸众生等菩萨于彼不生父想,无有世间诸众生等菩萨于彼不生保任亲附之想,无有一切有为之法菩萨于彼不起无常生灭之想。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了知诸行皆无常已,不顾身命修清净戒,行诸菩萨所行正行,皆为成满尸罗波罗蜜多故。”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妙色妙音声, 能济乐法者,

    菩萨未为难, 住净尸罗故。

    面目皆圆净, 不生盲跛伛,

    诸身分端正, 皆由净戒生。

    具大力大势, 赫奕大威光,

    复由精进慧, 令恶魔惊怖。

    诸王咸供养, 天龙所尊敬,

    善断诸疑网, 深心行大慈。

    安住于戒聚, 法行大名称,

    苦逼不生畏, 终不堕恶道。

    众生皆惛睡, 菩萨能觉之,

    常无有暂眠, 遍四方求法。

    安住于戒聚, 为求菩提道,

    舍最上名珍, 妻子身肉等。

    求最胜法教, 及无上佛法,

    于世间所依, 应修诸供养。

    若诃责骂詈, 恼害兴恶行,

    加哀及赞美, 斯由住忍故。

    如所说修行, 言常不虚诳,

    安坐道场已, 震动于大地。

    于佛法无疑, 舍离邪天众,

    恒事天所尊, 谓佛薄伽梵。

    世间诸众生, 刀杖等相加,

    能令彼和合, 是为聪敏相。

    众生受重苦, 多百拘胝劫,

    虽不来见求, 若睹常无舍。

    善友交谈论, 义利由斯获,

    而众生不求, 反更相加害。

    我以赡部洲, 及诸佛国土,

    满中珍宝聚, 用资求善友。

    假使以利刀, 割断我支节,

    于彼众生类, 常行平等心。

    舍愚夫作业, 为佛法因缘,

    常守净尸罗, 安住微妙法。

    修习法随法, 行菩萨妙行,

    为求佛菩提, 三明慧甘露。

    安住于戒聚, 修学诸佛法,

    是为聪慧者, 天世应修供。

    一切法无疑, 善达诸工巧,

    深晓众生意, 弘扬美妙法。

    戒聚已清净, 安坐菩提树,

    降伏恶魔军, 悟无上正觉。

    扬晖满世界, 犹如日月光,

    菩萨有情尊, 能开圣慧眼。

    授手引群生, 问道皆开示,

    常欢笑先言, 曾无怀嫉恚。

    舍无量自身, 及施多财宝,

    未尝有远离, 最上佛菩提。

    信戒已圆具, 善住谛实言,

    曾无有幻伪, 安住尸罗聚。

    诸来菩萨所, 或设虚妄言,

    有闻皆信受, 而恒依谛语。

    若有许菩萨, 假言衣食施,

    终无有惠及, 菩萨无恚心。

    本文链接:第四十三卷 大宝积经

    上一篇:第九卷 杂阿含经

    下一篇:浴像功德经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