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新闻

我放生的乌龟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11 09:36:13   阅读次数:
  • \

    乌龟在中国人眼里历来是一种充满灵性的动物,从古至今,关于它的故事,神话,诗词层出不穷,数不胜数。在有些网站上,我还看到关于龟是前世修行人的说法。与放生的青蛙,那种处于弱者对强者,本能有点害怕又有点想依赖情感不同,乌龟显得要从容淡定些,“神龟千年”,有这样的心定气闲,才有这样的长寿吧。 每年春天,市场上就时常可以看到它的踪迹,最初放生的那只乌龟是从一个农民样子的人那里买的,一个竹支架上挂了几只用红麻线拴著的乌龟,随便选了一只,还拎著它逛了一下街。回去后给它吃了点冰箱里拿出的冻肉,饿坏了的它,趁我离开它的一小会,就把这肉给米西了,当晚,我爸爸来我家,当时,他说,家里怎么能养乌龟了,到处乱爬,又臭又不卫生,因为他上班的地方离江边很近,于是就叫他把乌龟放了,后来听他讲,放在水中后,那乌龟迟迟不愿离去,一步三回头,过了有五分钟之久,才游开了。不过,不是我放的,也没什么体会,只觉得只有这样,才比较吻合那些属于乌龟的传说:) 我第一次自己放乌龟,是在今年。当时同行的还有妈妈及我的两岁的小孩。暮春的长江水退了些,露出几块大的在水里的礁石。踏在其中的一块礁石上,先放了乌龟,它很快就沉入水中,不见踪影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接著我们又放了些鱼鳅,放完了,当我的话音刚止,忽然看见它浮了上来,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又转身,调头游回来,好玩的是它游到我与妈妈之间,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看著我们,(为什么它不游到我小孩,或者单独的我的身边,看来它也知道尊老呀,并且知道是谁救了它),有一会了,于是我笑著说,不想走吗,那么到阿姨这里来吧,说完,我把手摊开,平放在礁石上,说那也快,它猛一调头,飞快的消失在波光鳞鳞的长江水中了…… 以后还陆续放过一些龟,可是都没有像这次的难忘的相应,不过,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都很困难,何必苛求这些死里逃生的动物一定要表示出它们的感恩,它们的灵气来增加自己放生的兴趣呢,还有什么能比生命可贵! 难道只有人才是唯一有感情的动物吗?

    本文链接:我放生的乌龟

    上一篇:我很重要

    下一篇:戒淫故事——袁公不淫贫妇,子失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