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不 逆 人 意

  • 作者:
  • 发表于2019-08-16 09:35:59   阅读次数:
  •   从前,湿波国家的国王,有位王子,名须大孥,年十六岁,即读遍所有名书,生性好行布施.妃名漫坻,是有名的贤女,性情温和,恭敬,真是一对夫倡妇随的伉俪.

      须大孥常常到处游玩,看见贫苦的人民,随时就救济.

      国王很爱须大孥,须大孥的布施行为他也喜欢,须大孥开口,要多要银,都听许他的自由.渐渐地,须大孥慷慨助人的行为,全湿波国人民都知道.

      跟湿波国家不和的邻国国王,听到这消息,暗生欢喜,马上召集群臣,商量奸谋,国王说:

      "湿波国之所以能够称强,皆因恃有白象,他们的象兵是邻邦所无法敌过的.现在可趁这机会,去向他们的太子乞求白象,有那一位敢担当这项任务,前往游说?"

      有八位道人,善於演说,很乐意地愿负这使命,国王告诉他们道:"若能得到白象回来,当有重赏."

      八位道人来至湿波国太子的住所,作礼齐声说道:"太子的大量,乐施一切,我们远闻大名,如雷震耳.今天,我们不辞辛苦,特地从远方来,求您赐给我们须檀延宝象一队,希望您能布施给我们."

      须大孥太子回答:"此宝象是我父王心爱之物,怎可给人?"继又想到:"若不给了他们,即是违背自己布施的心,还是给他们好了."

      大臣们闻说太子已将国家重宝,须檀延白象施予敌国,很是震惊,於是联名上本,奏知国王.

      "白象是我国至宝,抵御外侮,都得靠它.现今太子竟擅自作主,把它送给我们的敌国,这与危害国防又有何两异?愿大王裁夺."

      国王闻说,心中不悦,诸大臣更是愤激,他们议论纷纷,都说要警戒太子.有的说要截太子的脚,有说要断太子的手,挖眼,割舌等等,众意不一.其中有一位大臣出来调解大众的意见,和颜悦色向国王进言说道:"刚才大家所讨论的,并非上好的办法.大王惟有一个太子,爱如宝珠,如何可用酷刑去伤害他的躯体?臣今想得一个最妥善的办法,既不伤太子贵体,亦非要大王拘禁太子.现在只请大王下旨,命太子到深山中,令他反省,十二年后,如觉悟了才召回宫来.不知大王意思怎样?"

      国王听说,觉得这办法还可行使,就决定照行.须大孥太子也愿意,惟乞宽延出发日期,让他布施七日.国王说:"就为你布施的心过甚,国库已空,护国的宝象,你更不爱惜,就轻便送给敌人,国家的基本,被你危害了."

      王后与宫妃二万馀众,都同为请求,宽留七日,以安其心,施已,再放逐深山.

      太子妃漫坻,及王孙一男一女,皆愿意跟随同去深山.须大孥说:"我心好施,有人向我乞求布施,我就布施,你们还是不必同去."

      漫坻妃说:"一切悉听太子指示."

      太子说:"你能这样,才是善人."

      须大孥带着漫坻妃及两个儿子,拜别父王母后,王与后及一切大臣,拿出珍宝,赠送太子.

      太子出得北城,有数万人跟随着,他们为着这大善人的离开而悲伤,一直送至郊外,还是依依不舍地各自垂泪,留恋不返.

      天将近黑,送别的众人才渐渐的散去,太子等四人来到一棵大树下,前进已不能,就权宜在树下歇息.

      天明又继续前进,一些贫苦的人,都来乞求太子布施.行行重行行,沿途都有求施者,太子尽出所有,慷慨赠予.可是,施物有限,求者无限.转眼之间,太子的囊袋空空如洗.没有良心的人,不顾一切,声言要乞求太子的坐骑,太子也不吝惜的解下施予.马车没有了马,太子把两儿放在车上,自己拉车,漫坻妃在车后推.走不多远,更有几个向太子要车的人,太子也乐意的把车子布施了.有几个贫苦的人,伸手向太子乞讨,太子和颜对他说道:"我所有的东西都施尽了,现在手中空空,你叫我用什么东西给你?"

      乞讨诸人,惟知有已,不知有他,对太子道:"若说你没有其它东西,那只好把你的上衣送给我们了.

      於是太子把自身的宝衣,统统解下,布施贫人,一点反悔的心都没有.

      太子背负男孩,漫坻妃背负女孩主一步一步地向前慢慢行进.

      来到离祖国很远的一座荒野,太子饥渴万分,但是不停的向前行走,后来经过一座城廓,有位大富长者,有堂皇富丽的宫殿,一切应用之物皆俱备齐全,要留太子四人居住.太子推辞道:"若在此地停止前进,则是违背了父王的意思,孝道安在?"

      因此,太子拒绝了大富长者的好意,又再前进,到檀特山,山边有一条河,那河广阔,水又深,没办法渡过去.太子此时即入慈心定,瞬时河中现出一道山脉,好像一座桥,太子四人安然地渡过河去,上到檀特山上.

      山上的禽兽见太子来,皆聚集前来迎接.太子望了望山上四处世的景色,林木繁茂,流泉清池,妙境甚多,便对漫坻妃说:"在此山中,一定住有学道的圣者."太子并没有猜错,这山中正住了一位名叫阿州陀的圣者.

      太子看见阿州陀道人,问道:"这山中有地方可作修行的住所吗?"

      道人说:"此外最清净,可把你的家人安顿於此."

      漫坻妃问道:"您在这里住多久了?"

      道人说:"整整五百年"

      道人指示一个空处,太子与妃等四人就在那里居住下来.

      太子的男孩有七岁,穿着草衣,女孩有六岁,穿着鹿皮衣,山中的飞禽走兽,都来和他们为伴.漫坻妃到别处采野果的时候,二个小孩子就在水边跟那些禽兽一同游戏.

      在鸠留国有位贫穷的婆罗门,面容长得丑陋不堪.他的妻子,却美貌有如仙子.常常到外边汲水,邻近的年青人,有几个轻薄的,常常要取笑她,调戏她.因为不堪受人侮辱,就对丈夫说道:"你去想办法给我找个仆人,或女婢来,免得我时常出外,抛头露面的不好看."

      丈夫说:"我们这种贫苦人家,那里能找得佣人?"

      妻子说:"我最近听说湿波国的太子,因为布施心过甚,被国王放逐到檀特山中来,他有一儿一女,你可以到那边向他乞索."

      婆罗门沿途打听,来到深山,还未见到太子,遇到一个猎人,问及太子的住所.猎人见是婆罗门徒,把他缚在树身举腾鞭挞,边打边说:"你们这些害人的婆罗门,太子为了布施你们,拂逆国王的心,才会到此地来受苦.现在,你们不知悔过,还敢到这儿来,真不想要命吗?"

      婆罗门徒被猎人恶打一顿,即撒谎说道:"大王因想念太子,派我来探视太子的饮食起居如何,你现在不要打我了,赶快告诉我太子的住处吧!我有要紧事禀报太子."

      猎人听这样的话,还以为冤枉了好人,立刻把他解开,并指示太子的居所.

      婆罗门徒拜见太子,哭丧着脸道:"我从遥远的地方来,遍体皆痛,饥渴异常."

      太子安慰他,并给他瓜果吃.他吃完后就说:"我是鸠留国的人,久仰您太子的大德,到这儿来向太子有所乞求."

      太子说:"我所有的东西,都布施给人了,这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

      婆罗门徒说:"听说太子有两个儿子,您没东西给我就把两个小儿子送我,给我作差使用."

      太子没有难色的就答应了,叫两个小孩来,说道:"这位婆罗门徒,是从远的地方来,要你们跟他去,我已经承认了,现在你们就随他去吧!"

      两个儿女看见婆罗门的长相,非常害怕,赶快走到父亲的液下,流泪道:"爸爸!婆罗门没有这样的鬼相的人,我们不要去." 

      太子慈和的安慰着两个孩子道:"不是鬼,他不会啖人,你们放心跟他去吧!"

      两小孩齐声说道:"妈妈出去采野果,现在还未回来,等一会回来,若看不见我们,一定很难过的."

      婆罗门徒对太子说:"我必需赶快回家,不然,他妈妈回来了,又不得跟我走了."

      太子取水,洗净双手,亲自牵两儿交给婆罗门,此时,地都震动了.请求爸爸不要叫我们离去."

      太子对儿子说:"天下的恩爱,终有别离的一天,等我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时,自然会来度脱你们."  婆罗门徒深恐两小孩在途中逃走,要求太子把他们捆起来,太子照做了,两小孩还是不肯走,没办法,就用木棍打,打得血都流出来,太子也流泪了,泪水随地随即沸涌.没良心的婆罗门,竟不顾一切地将两小孩牵走.

      中途,两小孩用缚身的绳子绕树,要等母亲来找,他们抬头仰天大声呼喊:"山神,树神,您可怜可怜我们吧!愿妈妈速来相见"

      婆罗门很焦急,就用树枝鞭打,两小孩才跟着他去.

      漫坻妃在山中采野果,忽然心血来潮,足下痒,右目跳动,心念着儿子,拿着野果,急急地回住所,一看,太子一人独坐在那里,近前问及两个孩子,太子闭目不应,漫坻妃呜咽地说:"孩子等着我回来,要果子吃,现在不见,究竟那儿去了?请你快告诉我,免得我发狂."

      鸠留国内的一个婆罗门,来向我乞讨两个孩子,已经布施给他了."

      漫坻妃一听,心痛极了,昏倒於地,好似山崩地裂,悲泣不止.

      太子阻止她说:"你听着,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的因果本未?我在定中已经知道,我说明给你听好了."

      在过去之世,提和竭罗佛应化的时候,我出生於婆罗门中,有一次,你拿七枝莲花,我买你五枝,剩下二枝,你拿去供佛,并在佛前发愿,生生世世为我妻子.我要你随我布施,你答应说好.现在,我把儿子布施给人,你没随喜,反而作此恩爱之态,乱我道心."

    \

      漫坻妃闻是语后,知道自己的宿业因缘,止住了悲伤,心意也开朗了.

      这时,帝释天天王,很先赞叹须孥太子大喜大舍不逆人意的精神,化现一个婆罗门,前来乞妃,太子毫无半点迟疑,立刻允诺,漫坻妃说:"把我给了人,谁来服侍您了."

      "不把你布施了,怎能成菩提?太子说后逐手牵漫坻妃,令婆罗门带走,地又震动了.

      婆罗门带着漫坻妃才行走七步,回过头来对太子说道:"还是还给您好,以后不要再布施给他人了."

      太子说:"那有这个道理,她是善现在国王唯一的女儿,生性贤慧,你现在要她,我正高兴呢!"

      帝释天知道太子坚固的志愿,他就说:"实在告诉您吧!我并非什么婆罗门,我乃是帝释天的天帝,因见您乐善好施而无反悔,故特地下来试试您的菩堤心."帝释天还现了本相,光明高大.

      帝释天问漫坻妃说:"不知你现在需要什么了?说出来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熳坻妃作礼说:"我有三愿:第一,愿那个带走我孩子的人,把孩子仍旧卖在我国.第二,愿我的儿子,不受饥渴之苦.第三,愿太子和我能早日回宫."

      "好,一定如你的愿望,请问太子呢?"

      "愿一切众生,悉皆度脱,再也没有一个在苦海中受生老病死之苦."

      帝释天赞日:"真了不起的愿望,这三界最尊贵的愿望,我不及您."说完,忽然不见了.

      鸠留国的婆罗门,求得二个孩子,很是欢喜,回到家里,跟妻子说明原由,妻子忽然变得和过去不同的性情,她骂丈夫道;"你这没良心的东西,这孩子是王族种,怎可为我家差使?你的良心何忍?快把他们还了.再求个别的."婆罗门听说,不敢拂逆妻子的意见,带着两个孩子出去.

      这时,两小孩腹中饥渴,天帝化甘美的食品,给他们充饥,令小孩吃饱,不受饥渴之苦.

      鸠留国的婆罗门想将小孩卖了,买个可用的佣人回去,后来不知怎么,却转了心意,带他们到湿波国中来.

      湿波国的人们见到太子的儿子,当今国王的王孙,个个悲伤哭泣.好多人上前就想夺回,其中有位年老的人劝说道:"不可以粗鲁,这乃是太子布施的本意,不如叫人去禀告大王,请大王定夺."

      国王听说王孙回来,就传三人进宫,王后,宫女一见,拥抱着哭个不停.王问婆罗门两儿从何来?答说从太子那里乞来的,王又询及价钱若干?婆罗门未及开口,王孙抢先答道:"我值一千银元,牛一百头,妹妹值二千银元,牛二百头."

      国王奇怪的说:"为何男贱女贵呢?"

      王孙说:"后宫的宫女,和老王并没什么亲戚关系,但是只要老王您喜欢她们,她们便得尊贵了.老王独有一个儿子,却把他放逐到深山去,一点儿也没有父子之情,是以知道男贱而女贵.

      王闻孙言,很是惭愧,说道:"是我不好,我负了你们父子."给了婆罗门银元,叫他回去.

      王孙说:"他要把你带回家当佣人使用,你难道不恨他吗?还要替他索取食品."

      王孙说:"我爸爸因没有其它布施的东西,才将我们布施於他,我已算是他的人了,但我并没有替他担替分寸走使之劳,现在看他饥苦,我怎可无动於衷?而且,我爸爸都将儿子布施了,老王的一顿饭,有何可惜?"

      鸠留国的婆罗门吃过饭后,带着银元,满心欢喜的回去了.

      国王给王孙的话很是感动,随即下旨,派钦差大臣往檀特山迎接太子回宫,诏到山中,太子长跪接旨.山林中的鸟兽知道太子要回国去,都悲鸣哀号,好似失掉所依栖的地方一样.

    \

      正当太子要回国的时候,邻近敌国得到消息,派大臣送还白象,并用金盂盛银粟,送至太子必经的道中,辞谢悔过,说道:"以前向您乞求宝象,实在是一种愚痴的作法,今天敝国国君听说太子将近贵国,特差小臣送还宝象.这些金银粟,是敌国国王诚意赠送太子,些微意思,敬希太子笑纳."

      太子道:"谢谢您们贵国的好意,但我已布施出去的东西,从不曾要回来过.这好似有一个人,做了很甘美可口的食品,供养别人,那吃的人吃完后,又呕吐於地上,这已是不洁净的东西了,怎可再吃它?我的所施,也和这一样.有劳您回至贵国,替我致意贵国大王." 

      大臣乖白象回国,将这言语禀告国王,於是把互相仇怨的敌意,都化为仁慈,以佛心为已心,这样的布施,以凡情来说,虽然嫌过份,但以法理来说,须大孥太子是顺法性而行的.所以,离开了凡情,须大孥太子今生成就佛果,所谓就是释迦牟尼佛了.

    本文链接:不 逆 人 意

    上一篇:为何不能低下心来向别人学习呢

    下一篇:为何现代人参禅看话头的多,悟道的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