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凭良心说:六部曲实修管用——后进生的修行日记

  • 作者:
  • 发表于2019-10-13 09:37:48   阅读次数:
  • 凭良心说:六部曲实修管用——后进生的修行日记

    凭良心说:六部曲实修管用——后进生的修行日记

    一、2014年除夕的念头:该写日记了

      打七有两年多了,因为自己做得太差了,没有写打七日记,违背了当初在佛菩萨面前,答应同修师兄要写日记的承诺。深受同修修学日记的感动,最近突然想写类似日记一类的东西了。我的初衷是让人受益,而非让人受误导,因为修得不是很好,所以不是每一句话都是清净、正确,对人有益的,如果不是很如法,请不要被我牵着走。

    二、被撞到佛菩萨面前

      从2005年开始到2010年,和家人起冲突并嗔恨后,日子越过越差。心里很难过很自怜,但是没有想到佛菩萨。

      2010年6月,面临工作后第一个暑假,但我不想回家,而是想和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男网友C聚一聚,可他没有如期出现。电脑接到一封电子邮件,里面说C在国外被撞得昏迷不醒了。医生认为,如果他一个月不醒,就只有三种可能:瘫痪、植物人,或者死亡。建议我去看看他,也许作为亲人,他受到我的照顾和刺激,可能会醒过来这是我学佛的开始。

      我和他从没见过面也不可能出国找他,但是他的遭遇让我有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么强烈的感觉迷惑、困顿、悲伤、绝望,试图否定、压抑或转移都不可能办到。我不想当做玩笑或骗局,不能当做他从来没有存在过,在网友的建议下,试试用学佛的方法处理。没想到感应一个接着一个,让我奇迹般坚持下来。

      我临时起意,到一个佛庙里磕头发愿念经49部,超度那些纠缠他的怨灵,回来之后就收到信息说他醒了,而醒的时刻,正好是我在地藏殿跪下发愿的时候。

    \

      打算联系做法事,就在网上找到一个本地寺庙的名录,我试着打电话,第二次就有位会讲普通话的比丘尼接了。

      见了面她告诉我,第一,那个电话线路不好,已经坏了蛮久了,那天响个不停,声音挺亮的,完成让我联系上她的任务后又坏掉了;第二,我再晚打半个小时,她就要出远门两三天才回来,庵堂里就没人会听懂我的普通话了;第三,做牌位时写出来网友C的生辰,居然是地藏王菩萨同一天生日!

      她给了很中肯、慈悲的建议既然C杀业重且和地藏菩萨有缘,那么恭恭敬敬念《地藏经》和尽可能大量放生,对C有益。

      于是我开始按照发愿,吃素49天且念《地藏经》,且有条件就放生。因为有所求,所以念经时对内容不加批判,全部接受恭敬念下,有时还跪念。第一遍用了3天才念完,很累很困,整天没精打采的,人家见了我觉得像见到鬼。第二遍好像用了两天,期间右半边身子动不了有一刻的时间,吓坏了,缓过劲来后问网友才坚持念完的。第三遍终于1天之内念完了。

      没念几部就到中元节了。农历七月十三那天早上念完一部经,中午到寺庙地藏殿去又去跪念一部,傍晚去庵堂参加蒙山施食,这些我都没有在网上跟人说过。回来后打开电脑聊天工具,然后那个对话框跳出来,说那天他醒了20分钟,但后来又昏过去了。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有希望呀!

      于是继续坚持,那49天里真的一点肉都没吃,念了几十部《地藏经》,放生有几次。我业障重,且一开始学佛就给人念《地藏经》回向,反应很大很难过,但不肯放弃。那时觉得昏迷不醒的他只有我了(他父母早年就离婚,老妈也去世了)我再怎么难受但我活着,他混混沌沌中还不知道受了什么更大的苦楚呢?

      只有放生时会松快轻松点。第一次放生有乌龟、泥鳅、田螺,哭了,感同身受地觉得物命也是有灵性的。那时很穷,但还是有点钱就去放生,为他放了蛮多次。那时的感觉是几十元就能救一条或几十条命,多么值!即使他死了,即使他是骗子,即使是世界所有人反对,我还是要放生。到现在还是最喜欢放生。

      纯素只有49天,之后还吃肉,只是量大大减少了。放生时断时续,心思杂芜,功利心重,给他放了几百块钱就觉得了不起。念经时断时续,没断的原因是对他的责任感,但由于不熟悉内容,反应大,疲倦,害怕无形众生,所以也不是很精进,跪经更少。我那时做这些就是为他而做,跟解脱之类的没有相关。

      终于在他昏迷40天后,我收到信息:他醒了!他醒了!!他醒了!!!我马上去放生感谢,马上告诉那些愿意相信并坚持的网友。

      我当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爱最爱他的人。其实我没爱他到放弃工作,远走他乡的程度,而不愿学佛的网友H可以。我也不愿意面对伤残体弱,没有工作,人品在我看来还有点可疑的真实的他,而H愿意。最终,他和H结了婚,生了孩子。我应该开心,但当时觉得我成了一个众人心中的蠢货,从以前的网友圈子中退出。

      他出色地完成了他的使命把我带到地藏王菩萨面前。

    三、现实的压力决定去打七

      2011年放生仍继续,并定每月放生。《地藏经》不知道念了多少,总是觉得49部没有念完,就继续念并给他回向。仍对C与H很纠结,给他念经回向不得不做,但又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整天没精打采,懒言犯困,又无从说起,周围的人都觉得我走火入魔。于是在网上搜《地藏经》是否有副作用,结果莫名就点开了地藏七网页,觉得这个网站办得特别好,看着舒服,记下了电话联系的方式。

      C该退出我的生活了,只是我业重福浅,居然允许他出现在我的小城探望我,犯了邪淫。白白给自己的修行路造了很多障碍。

      邪淫恶报来得特别快,不久我全身起疹子,恐慌是否是性病甚至艾滋。家人都希望我回到家乡工作,2011年暑假有8个换工作面试的机会,但是我都神使鬼差失败了。最匪夷所思的是有一个事业单位,通过了笔试,面试的时候以0.3分之差落选。入选的5人毁约了3个,但那个单位不愿意按照惯例补录我。见到我这么差的表现,年初的时候还不反对我学佛的家人,变得极力反对!

      我觉得面试失败,可能是不适合学佛,也可能是我业障太重,倾向于后者。再念200部《地藏经》消除业障再说吧。现实是要不赶快消业障让运气没那么差,要不赶快放弃学佛,又有精进的压力了。于是再发愿继续放生和念200部《地藏经》,回向给自己有缘众生。

      假期很热,我关在楼顶房间认真念《地藏经》。反应也特大,就是咳嗽、吐痰。痰不停涌上来,我就放下经书跑厕所吐痰。太频繁了,后来拿个一次性塑料杯子放身边当痰盂,一部经下来,杯子至少能满三分之一。我还惊天动地、没日没夜地、涕泪横流地咳嗽。念就咳嗽,不念第二天就好,但是还是要念。假期还是没有念完200部。

    \

      9月上班继续念经和放生。月底我回家乡面试试讲就顺利和坦然多了,但结果未知。期间一个表舅好端端地在街头倒地而亡,于是动身回单位,打算国庆节吃素念经超度他。在路上,突然觉得也许大家一起念经,我悲催、附体、倒霉、吃力之类就不是没人照应,不害怕了。还可以多念点儿,于是拨通了电话去打七了。

    四、打七

      打的是2011年国庆的备孕七。我不够虔诚也不算精进,傻乎乎的啥都不懂,给师兄们留下深刻印象也添了很多麻烦。

      提前去2天,然后提出提前两天走。虽然提前去的两天没有偷懒,把表格上说的功课完成,但是前提不打完七,要求还特理直气壮,像有人说的估计到了极乐世界,恐怕连佛都要管。

      还光吃饭不干活。食量巨无霸,一天的饭量是两、三个男师兄的饭量。于是提出要交些伙食费,义工师兄们说打七食宿免费的时候,我觉得不可思议,心想他们让我来打七得巨亏!但神马也不能阻挡我向美食进攻的节奏我自己煮素食只会像煮猪食一样煮!吃完一点干活的意识都没有,就是装模作样跪诵个经。见到义工师兄们拜快忏,觉得他们真是神奇啊,我是跟不上的。然后转过头去继续安心发呆或者诵经。呆了一个晚上加一天,突然想到要学拜忏啊,然后缠着义工师兄学拜忏。自己学得变形还特不受教,但终于拜完一个下来,很有成就感。

      到道场第二天下午,打七的师兄们依次到了。我也从以前义工师兄们的铺位转到打七师兄的房间。开始给我安排的是上铺,后来的W师兄,有一个比我大1岁的女孩儿。可能看我腰挺粗、挺能吃、脾气还挺大啥的,就特热情地主动跟我换到下铺。我还特不谦虚地一口答应了。我当时以为你是个孕妇。她后来跟我说。晕!晚上是预备会。傍晚带七师兄出现了,询问我们打七目的。我茫然,说打七就是为了念《地藏经》超度那个表舅,还有消我的业障啊,真的,没想到更远的。备孕七的预备会给我展开了光明的前景原来念《地藏经》和学佛实修,还能得到健康和幸福,还有好宝宝呀!然后很兴奋。带七师兄还教拜了个忏。

      第一天:早起。4点半起吧,觉得自己特伟大!然后到佛堂看到带七师兄已经开始拜忏了,才知道惭愧。拜着拜着,就觉得稀里糊涂的,要哭啊,然后就一边哭一边拜。师兄拿个纸巾给我擦泪水,我都不懂说声:谢谢。诵经我能跪,就是刚开始一个小时诵一部觉得节奏有点快,其实也能跟上。第一排最左边是我,就对着音箱,第二个是W,并排跪在一起。我坚持到了后面离开还是那个位置。她诵着诵着就起反应了,特不舒服,受不了,就放下经书跑厕所。后来做功课的时候她不敢跟我靠在一起了。打完七很久之后她才跟我说,我的磁场特厉害,影响得人靠近点儿做功课都受不了又很久很久之后,我磕了10万个头,又去道场,然后有一个义工师兄也说我的磁场清净了一点。以前啊,带七师兄跟我多说一点话儿都难受得厉害。也是后知后觉的惭愧而已了。感恩师兄们的包容!

      第二天开始现业。拜忏很吃力,浑身无力,走路摇摇晃晃。倒不痛也不发烧,就是身体沉重,说话都有气无力的。腔调也跟一个老人一模一样。W师兄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不知道哦?她一提醒我像个老人,我立马想到,我以前嘲笑过村里一个被孙儿欺负的老人家,把她的事儿当笑话来传,还哈哈大笑。就迫不及待要忏悔了。当天晚上忏悔完,第三天我又恢复大食量,大嗓门,大力气了。

      我忏悔态度认真,那天是一点点列出来自己要忏悔的方面,和W还相互提醒,找到应该忏悔的地方还很高兴。但正式忏悔的时候啰哩吧嗦、表现欲强,沉浸在自我的世界里,长篇大论个半小时、一小时,完全一点不顾及别人也要忏,后来带七师兄不得不站出来打断提醒了后来就特惭愧,后来几天就没有再站出来忏悔了。

      第三天功课比较难坚持。膝盖跪经时跪得充血,然后马上拜忏摩擦,膝盖火辣辣地疼,但还咬牙坚持,跪经继续跪地。拜忏也全程跟下来,虽然像机器人一样生硬机械,心里有地方开始软化了。

      知道一些规矩,不穿太短的衣服,不要有人物和动物的图案,不要有镂空或者低胸我出汗量很大,一个忏要换一身衣服,不知如何是好。除去不合规矩的和汗湿未干的,我几乎没有衣服穿了。这个国庆又是台风过境,雨一直在下。不太老实守规矩的我在宿舍偷偷给女友电话,要她给我送衣服过来。她口气很警惕,怕我背后是个陷阱,一向是好朋友的她不肯帮我做这件事。我收起电话叹了口气。

      于是就求阿弥陀佛帮忙,让我的衣服能干一些,让我能有衣服穿然后那天下午,就真的出了些微太阳光,洗的衣服也正巧到干得能穿的程度,又开始下雨了。而且是在看课件的间隙里,飘了几滴雨,我收了晒在天台的衣服后,就开始下大了。我开始相信无形的佛菩萨不仅是严厉而逻辑奇怪的警察而已,还是慈悲温和的父母了。

      看课件分组讨论,师兄们态度很好,不断软化和忏悔。那个找10个自己的缺点和从自己不喜欢的人身上找10个优点来对比,让我知道其实自己不是那么好相处。如果真分出另一个旁观者的自己跟现在的自己相处,一天打10次架都有可能啊!

      备孕七的课件都很好,只是我业障太重了,很多时候都是睡过去。完全不记得《土旺村的媳妇》《了凡四训》等内容是说什么。那些歌曲就很催泪,知道一个女人的伟大不是用张牙舞爪、硬邦邦、雄赳赳、气昂昂来实现的,而是要柔软、承担、温暖。那首《感恩一切》的欢快和感恩的旋律和手语的形式让我觉得很新奇。

      第四天放生很震撼,喊佛的时候我呕得几乎不能继续喊。放完生回到道场,又开始下雨了。下午大家学习课件很昏沉。

      第五天我懂事一点,会主动干活了,气氛越来越融洽,大家像最好最好的亲人一样。可是下午我按计划要走,师兄很挽留,我还是离开了道场,不圆满的打七就这样结束了。

    五、打七之后

      在公交车上主动关上各扇窗户挡雨,用自己的脏衣服吸座位上的水。别人看很诧异,但我心里很清静安然。

      打七前我去做了个化验,从道场出来我就去医院领到了化验单,没有艾滋。但是第一个男人之后有的解脲支原体,以及当自己还是完璧之身时献血曾经接到疑似梅毒阳性的指标又赫然在列。于是马上给道场打电话对我用过的床品进行消毒,且为了不耽误跟我有过关系的男人,一一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或邮件:不好意思,我有解脲支原体且疑似梅毒阳性,为了您和爱人,以及以后子女的健康,请您自己去查,好有个保证。很尴尬之余,还是坚持联系完最后一个。各种复杂的回复语气,他们很想骂人,最终没有骂,还有生硬的感谢。

      继续上班一个星期后,试讲过的家乡单位通知面试。跟校长见面后知道,试讲成绩居中,而她决定给我这个机会。我本来有点麻木淡然,看见家人的狂喜,我开始有淡淡的喜悦。运气转变了。

      2011年10月份主要工作是办辞职手续,波折很多,但佛菩萨加持还比较顺利。11月如愿在家乡的私立学校单位上班。因为报到时学期已经过半,且能力不是很明确可靠,我被派教高二文科两个班,一周才6节课。没感觉工作压力大,开始断断续续实修六部曲。

      六部曲里坚持比较好的是放生。从每月放到每周都放,而且往往比当初预算的还多放。在春天鱼类繁殖的季节,只要有钱就去放,没钱再说。其次是吃素,除了两次应酬吃肉外,别的都没有吃肉块或喝肉汤,只是吃了一些肉边菜。听或诵《地藏经》比较好,得益于打七前的经历和听经的利益。拜忏时断时续的,断了我都心里惦记着接上。但都是去放生几次才能继续,到现在才有近21万个大头。行善也身体力行,但是心没有转,常打小算盘,不算真善。念佛求生净土不是很真,但房间开着念佛机,嘴巴念佛的也习惯了也在慢慢建立。

      刚在家乡工作时修行障碍挺大,但态度还算精进。为不让人知道,4点半在宿舍楼一楼楼梯间拜忏。录音笔固定在运动裤袋里,耳塞连着录音笔塞耳朵里,边听边拜,感应还是很大,拜完法喜充满。但也有时候,感觉身边有很多黑乎乎的影子。那冷风又刷刷地吹,柳树树冠的影子乱蓬蓬的乱晃有一次真的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手电筒在那儿晃,然后保安大哥的声音:什么人?在干吗?我趴在拜垫上立马换个瑜伽的半月式还是啥的,弱弱地说:练瑜伽锻炼身体。他就走了。胆战心惊,时好时坏,师兄的鼓励很重要很温暖。特别感恩道场的师兄。

      刚开始时做得不是很好,没有平衡好工作和修行行善。有些时候自欺欺人,没有到办公室坐班。内务不整理被学生看到,也被指指点点。我以修行为名躲进蜗牛壳里,但是现实不是逃避就能抹杀的。学生成绩很差,因为领导心急,很尖锐坦率地表达了对我的质疑,天旋地转的感觉。

      2012过年没什么钱,跟家人空前的没有隔阂和矛盾。只是工作让我心悬,知道工作不好会修不下去。年后我就拼命求佛菩萨,也替学生放生和求了。开学也积极一点,该辅导辅导,该整试题整试题。但是没有自己的主见和灵魂,对能不能过高中会考也很没底。我急得鼻子开始发红了,会考那两天把几份试卷的拼贴版复印,发给他们叫他们背,他们真的背了真实成绩也达到了领导的当初给的指标要求。回家乡的第一届,真的在佛菩萨的加持下,能有交代了。

      2012年去同一家医院检查,我的梅毒假阳性以及解脲支原体痊愈了,妇科状况也很好。其实我没有治疗,只是拿到化验单的时候跟佛菩萨说:我以前治过支原体,花很多钱打针吃药原来还是没有好,这回拿这些钱去放生吧,希望您加持!如果明年这时候还没有好,我再治疗。后来也就没有把这事儿放心上,但真的自己好了!

      2012年暑假周围风波很多,后来我教学上又出错,补课结束,下一届不肯收,只有初中能收我了,这个也是很大的打击。后来才发现,对于不争气的我,佛菩萨真的做了最好的安排了。

      我遇到了作为上司的贵人和同事。有了归属感,工作上也有成就感,越来越喜欢学生、工作、同事、领导,能力也在增长。新的岗位虽然要求严格,但是是当做自己人,而不是半路插进来的边缘人来品头论足,而是兄弟姐妹一般关爱、提醒、支持,特别感动。聚餐的时候,有一个同事会特地给我点一份素菜,感觉特别特别感动惭愧之余只有更努力工作。2013年的时候,归属感、成就感、自信心都比前一年有了很大的提高。因为一些机缘,以前对我当面严厉批评的领导,居然主动找到我,给我主动的关怀爱护,那时已经没有工作上的交叉,唯一的桥梁学佛。

      2013年终于有个让我有恋爱的感觉的缘分出现。我也终于知道男女朋友之间除了苦涩和伤害,也可以有甜蜜和和谐。只是业障现前,他突然对我嫌弃和冷恶,还不是深信因果的我,又重蹈覆辙,试图破淫戒去挽留他,最后他更快地离开。

    本文链接:凭良心说:六部曲实修管用——后进生的修行日记

    上一篇:天人竟有五衰相现

    下一篇:奉献的过多,以至于让人觉得你根本不需要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