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天然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15 09:35:21   阅读次数:
  • 心经心经全文心经唱诵

      唐代成名入仕的知识分子中,选佛崇佛的大有人在,而有的知识分子,在入仕的过程中,就放弃科举考试走成名的道路,却改为选佛,在佛门中修炼自身求取高名地位,而达到安闲自在的目的,这就是佛教史上有名的选佛、烧佛的禅僧——天然。

      一 弃选官访马祖 拜石头悟禅机  天然禅师的姓名,籍贯和家世,都没有流传下来,是禅师自己隐去了,还是后来失传了,无法说明。“天然”是他入佛门后,老师给他起的法号。  天然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自幼学习儒家经典,准备捞取功名,经过十年寒窗,己博得“举子”雅号。这一年,开科取仕的时间到了,天然心焦火燎似地向京城奔去。  有一晚,在途中一个小店就宿,同店就宿的还有一位禅客。饭后,两人就随便聊了起来。禅客说:“仁者将去什么地方?”天然荅:“到京城选官去!”禅客说:“噢,原来如此!你看这选官需吃多少苦,遭多少罪即使选上了,也不过是五斗米折腰罢了;说不定选不上,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倒不如像我们选佛的,有光明的前程,还可任性逍遥!”  天然正为应科考而发愁,一听禅客发话,思想开悟好多,也正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他便急不可奈地追问:“刚才禅兄说的,选佛要到那里去?”禅客应声回荅:“到江西去!那里有一位叫马祖的禅师,门下广聚高才,正是天下第一的选佛场所,仁者可立即前去,切莫迟疑。”天然想禅师不会说慌,便改变主意,折道江西,拜过禅客,便早早登程南下去了。  天然马不停蹄地到了江西钟陵(今江西南昌附近)拜见了马祖,马祖却给他介绍给南岳的石头希迁和尚。  马祖,禅宗六祖慧能弟子怀让门人,姓马名道一,又称“马祖道一”,因弘扬禅学于江西,故又称“江西马祖”,在江西洪州得官吏支持,势力很大,称为“洪州宗”之祖,因称“马祖”。唐大历(公元766——779年)年间,住钟陵开元寺。  石头希迁,慧能弟子行思的门人,在湖南衡山南寺,结庵于寺东石上,当时人称“石头和尚”又称“石头希迁”。怀让十分推重希迁,希迁与马祖的关系相当亲密,二人在禅的修行上,虽属同宗,但各有独特的见解和修持方法。天然恭恭敬敬地拜见石头和尚,石头和尚给他安排在糟场当行者,主持炊食事务,前后三年,这期间,天然忍劳忍怨,起早摸黑,活都干得有条有理,但心里感到不是滋味,而始终没有表现出来。由于自己的身份,每天只有偷偷地瞟学和尚们修禅问道,有时看到的是翻筋斗、扇耳光、拳打脚踢,有时是学虎吼驴叫,还学女人施礼,更有隐语謎语让人猜不着的话。天然想,这是修禅?这是悟道?天然大惑不解,随后还是懵懂,后来有一天,豁然悟了,呵!学佛只不过是思想上和肉体上,能摆脱束缚,自然而行罢了。谁能摆脱得越彻底,就越能适心任性,那他就是道行最高的人了。  三年头上有一天,石头大师吩咐众弟子,明天一早都带上工具,到大殿前除草。第二天,众弟子各带各的铲子,镢头,铁锨等工具,兴致勃勃地去铲草。可天然一个人却端着一木盆水在洗头,洗完头,有礼貌地走到石头大师跟前,右膝着地,左膝竖着高坐着,这叫“胡跪”,是西域梵僧传来的礼法。石头一看,了知其意,也该是天然大开悟的表现,于是便给他落了发,剃了须,还为他说了戒。天然己知目的达到,己是正式出家人,没等石头大师把话说完,就捂着耳朵,拔腿跑出寺外,一时不见了踪影。  二 谒马祖赐法号 卧天津成丹霞  天然一口气跑到了江西钟陵开元寺,去拜见马祖。可是,到了马祖禅堂,却没有立即去方丈拜马祖,而是拐到僧堂,见僧堂正中央供养着一尊圣僧,便“噢”了一声,一跃而上,骑到了圣僧的脖颈上,悠然自得地嘻笑着。僧众一见,莫不惊讶,迅速报告了马祖。马祖来一看,天然仍昂首前视,旁若无人。马祖面对天然,沉默了好久,才说:“呵,我子天然?”天然一听,“刷”地跳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给马祖行了礼,说:“谨谢我师特赐法号。”“天然”就此传叫开了。  马祖问:“何处来?”  天然荅:“石头。”  马祖又问:“石头路滑,可否跌倒了?”  天然又荅:“要是跌倒,我就不来了。”  一番机锋,马祖点点头。天然了知自己的道行与地位,获得了马祖的印可。于是,又礼辞马祖,到处云游参访去了。天然先到天台山华顶峰,住了三年,后又到余杭(今杭州)礼见了国一大师。唐宪宗元和年间(公元806——820年),北上洛阳,住到了龙门香山寺,与伏牛禅师结成了物外之交。  不久,天然又移住洛阳慧林寺。这年冬天,洛阳气候,特别寒冷,为了取暖,天然把大殿里的木雕佛像,用利斧劈破成小块,烧了起来。寺僧十分震惊,对他虽无办法处置,却冷言热语撂个不停,天然不以为然,却笑着对僧众说:“我是火化舍利来取得供养呵!”僧众说:“木头哪里会烧出舍利?”天然悠然自得地回荅说:“大家既然知道是木头,为什么还要责怪我呢?”说得众僧无话可说,怏怏而去。  元和三年(公元808年),有一天清晨,天然过天津桥,一到桥上,便横躺下来,仰面朝天,似乎在欣赏清风残月,碍了不少行人。恰在这时,东都留守郑余庆路过,侍从们大声呵斥,向前开道。到天然跟前,他依然故我。郑余庆只好停下车马,派人去询问,天然却仰面朝天慢慢腾腾地说:“无事僧,无事僧。”郑余庆知道后,十分惊异天然的行为,并很赏识他的胆量和气度,不但没有加罪,还赠送给他一捆缣素,两身衣服,每月由官府发放米面。郑余庆的作为,一时轰动洛阳城,天然的名气愈来愈大,洛阳人有不少都来归依于他,愿受赐教。  元和十五年(公元815年)春天,天然厌倦了洛阳的城市生活,他对弟子们说:“我现在向往山林水泉。”于是,离洛阳南下,在邓州南阳的丹霞山结庵而居。洛阳僧众,随他而去的,有三百人之多。这样一来,将庵扩大成寺院,取名丹霞寺,成为天然在此,传禅说法的地方。  天然弘传的禅法,虽受希迁,马祖之传,但不相同。在僧众面前,从不赞佛颂祖,而是随意的呵佛骂祖;讲禅论法,从不探术奥义秘旨,故弄神奇,而是把禅一贬再贬贬得分文不值。他甚至公开在禅堂上对弟子们说:“今天你们大家,各有一座具地,更怀疑什么?禅可是你解的物?岂有佛可成?佛之一字,永不喜闻!”“善巧的是文殊,方便的是普贤。今天的学者,纷纷扰扰,都是参禅问道。我这里无道可修,我法可证。若识得释迦就是一位老凡夫,是你们自己去看待,不要一盲引众盲,把人们引到火坑里!”天然的话,弟子们听了,细品味,倒很真诚,在众多禅家中,“天然禅”独树一帜,从学者众。  天然于唐穆宗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六月的一天,告诉弟子们说:“准备好沐浴,我要走了!”于是,沐浴后,戴着草笠,拄着策扙,穿着草鞋,一脚落地,一脚还未落地就坐化了。享年八十六岁。月善部员外郎刘轲撰碑文记其功德。皇帝下诏谥“智通禅师?”塔号“妙觉”。

    \

    \

    本文链接:天然

    上一篇:拉萨迎来“燃灯节”

    下一篇:损友导淫 精尽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