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佛学知识

天心月圆又见花开

  • 作者:
  • 发表于2019-11-15 09:38:21   阅读次数:
  •   李叔同墨宝  李叔同寄给温州周孟由居士的明信片

      高启新

      今年是李叔同(弘一法师)诞辰一百三十周年。为了积极整合优质资源,共同打造文化研究平台,温州博物馆与嘉兴平湖李叔同纪念馆将在今年10月联袂推出其纪念展,并出版大型纪念图书。

      平湖是李叔同的祖居地,该市李叔同纪念馆收藏有百余件弘一墨宝,是目前国内研究李叔同最为完整最具研究价值的珍贵文献。温州与李叔同更有着不平凡的漫长情缘,温州博物馆收藏有四十多件他在温州时期的信函及书法篆刻作品。目前,纪念图书编辑工作正在进行中。

      绚烂至极的前半生

    \

      6月26日,我与温州博物馆金柏东先生、温州书法家协会主席张索先生从嘉兴平湖李叔同纪念馆返回温州,此次行程虽说来去匆匆,却堪称成果圆满。

      李叔同(1880-1942),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之一,他是公认的通才和奇才,书法、诗词、丹青、音律、金石、演艺无一不精,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在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上另辟蹊径,音乐上用国外的曲调填写中国的古代词体,如家喻户晓的《送别》。他是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春柳社”的主要成员,并在国内上演的第一部话剧《茶花女》里反串扮演女主角玛格丽特。他主编了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国内最早推广西方“音乐之王”钢琴是他;在浙江一师授课时,他讲解和声、对位,成为把西方乐理传入中国的第一人。在绘画上,他是中国最早介绍西洋画知识的人,是中国现代版画艺术的最早创作者和倡导者。高足丰子恺、潘天寿、刘质平、吴梦非等都是负有盛名的画家、音乐家。李叔同的书法早期脱胎魏碑,笔势开张,逸宕灵动,后期则自成平淡、恬静、冲逸的“弘体”。

      难以割舍的温州缘

      就在李叔同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的自题“隔断红尘三万里,先生自号水仙王”竟成现实。1918年7月13日,李叔同正式在杭州虎跑寺剃度,法名演音,号弘一。

      李叔同剃度出家虽事出突然,但其坚定心志早已埋下伏笔。此前,他将一生所积累的艺术珍品、金钱、衣物全部散发殆尽。比如金表、诗词、书法卷轴、贵重纪念物全部留给夏丏尊。照片按学生兴趣,分别送给丰子恺、刘质平、王平陵、李鸿梁等。衣物分散给校中的工友。上海家中的钢琴、字画、珍贵饰物、金钱,全数归日籍夫人名下。金石作品,全部埋于‘西泠印社’印冢中。油画作品赠给国立北京美术专科学校。

      弘一法师在灵隐寺的时间很短,后经同学温州瑞安人林同庄介绍,温州吴璧华、周孟由两居士的延请,1921年3月的一天,携带了简装衣钵,屐足芒鞋来到温州。住在积谷山麓的庆福寺,俗称“城下寮”。庆福寺主持寂山和尚对名满天下的李叔同早有所闻,故对其格外敬重。第二年,弘一法师拜寂山和尚为师,行弟子礼,并登报声明。

      弘一法师来温后,对永嘉山水一见如故,他说“吾以永嘉为第二故乡,庆福寺作为第二常住”。1922年的秋天,弘一法师在庆福寺生了严重的痢疾,他马上安排好自己的后事,他对寂山说,死后六个小时,请用被子裹缠,投到江心屿边的瓯江里,交与鱼虾。幸好经调理,大病痊愈。在庆福寺,他闭关静修,不见任何人,瓯海道尹张宗祥求见也是如此,所有的信件一律原封不动退回,要求他人批注“该人业已他住”。

      弘一法师来温州时是四十二岁,前后共住十二年,占据了他修行二十四年的一半时间。他住在庆福寺,也常云游各地,足迹遍及江浙鲁赣闽等省200多个寺庙,过着野鹤闲云的日子。但不管走多远,他在每年寒暑之际,总会如候鸟一样准时回到温和秀润的温州,回到庆福寺里。他对第二故乡温州的爱是难以割舍的。1929年9月五十寿辰,他云游返回庆福寺,触景生情,并撰联:多劫荷慈恩,今居永宁,得侍十年香火;尽形修忏法,愿生极乐,早成无上菩提。联中即寓含对温州(永宁)的称颂,也对修行心志的表明。他出家后,深入研修,潜心戒律,著书说法,实践躬行,成为一代律宗大师。他在温州花了4年时间,将深奥难懂的《四分律》改成易诵读的《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成为佛门最有影响的巨著之一。此书和他晚年所撰的《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合为精心撰述的两大名著。

      1932年8月,弘一法师第三次去闽南,自此定居泉州草庵寺,直至1942年六十三岁圆寂。庆福寺,解放初曾辟有“弘一大师纪念室”,“大跃进”期间被化工厂所占,后毁。

      将纪念进行到底

      今年,是弘一法师来到尘世一百三十周年。但半年过去的时间里,全国几乎很少见到有什么形式的纪念活动。温州作为他出家驻锡时间最长地方,应当要有一点实际行动来缅怀。

      说来也巧,2008年,著名篆刻家张索先生承办温州大学校史博物馆,因为要寻找早年温州师范教师、李叔同高足刘质平的有关史料,与平湖的相关人物进行接触,得知一条重要线索。2000年刘质平嗣子刘雪阳为完成父亲的意愿,将其父亲留下来的百余件李叔同墨宝,捐献给了平湖,平湖市政府为此专门建立了“李叔同纪念馆”收藏,并于2004年开馆。但是开馆后,馆内仅展出其中小部分复印件,真迹却成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文物。鉴于目前李叔同传世手札的奇缺,无疑这批墨宝将是目前国内研究李叔同最为完整最具研究价值的珍贵文献。加之温州博物馆的馆藏文物中,收藏有四十多件他在温州时期的信函及书法篆刻作品。因此,两馆利用纪念活动,整合优质资源,共同打造文化研究平台,首次推出高精度信札、书法篆刻及相关史料的大型图书将是很有现实意义的。

      25日,我们一行三人,带着采集资料的相关设备赴平湖,与平湖陆维钊书画院院长张育民、平湖李叔同纪念馆馆长王维军进行了商谈,就纪念李叔同诞辰一百三十周年相关活动事项进行初步协商,并就10月份的纪念活动中推出联展、大型图书出版等相关活动达成共识。经过一天时间紧张工作,全部采集了刘雪阳捐献的一百三十多件李叔同的手札、其中包括遗嘱真迹等一手资料。目前,《温州博物馆、平湖李叔同纪念馆馆藏李叔同信札、书法篆刻作品集》(暂名)编辑工作正式启动,预计10月在温州举办的李叔同系列活动举行之际,正式出版发行。

    \

      本文图片由温州博物馆、平湖李叔同纪念馆提供

      嘉兴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里李叔同塑像(上),背面有赵朴初题辞(下)。

    本文链接:天心月圆又见花开

    上一篇:指点迷津

    下一篇:拜佛对治傲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