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二卷)

  • 作者: 义净法师 译
  • 发表于2019-06-26 12:04:15   阅读次数:
  •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二卷)

    第二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

    三十泥萨祇法十日不分别畜长衣第一

    苾刍十日外畜衣不分别

    泥萨只尘土坌污罪人身

    衣已缝刺染是名衣已成

    所言畜持衣谓摄为己有

    支伐罗成已未出羯耻那

    如是等应知此中为四句

    毛麻与落麻羯播死并绢

    高詀婆及纻是谓七种衣

    何谓分别财最小之量度

    纵横充一肘罪成泥萨只

    应舍而不舍于罪不说悔

    复不为间隔堕罪不能除

    三中若作一或二非清净

    三事俱作已方名无过人

    于此罪未说或于钵袋等

    于后若得者皆同泥萨只

    由有财可舍复为堕罪伤

    堕落恶趣故名波逸底迦

    离三衣宿学处第二

    常共三衣俱无缘不别宿

    除众为作法异斯便得罪

    一二众多舍村外坑堑绕

    墙栅遍皆围有一多势分

    势分谓敝园及天庙处等

    或差别或一名别一势分

    一行相连故应知名一舍

    野人下贼等如一类同村

    二舍两行别如梵志野人

    置立于多门是谓众多舍

    此中势分者外周宽一寻

    或鸡飞堕处齐其舂处等

    宅铺店楼场及于外道屋

    船树车园所是一多势分

    兄弟不分别或复唯一人

    由是一宅故说为一势分

    如前说势分有多势分生

    由彼别别门应知门有共

    如是多宅处库等许同然

    诸势分应知皆一异差别

    外道若见别一异势分殊

    此势分不同谓安皮服等

    于乐人等宅诸事悉同前

    外安竿鼓等及以破竹处

    若树枝相交斯为一势分

    影及雨渧处于外有一寻

    人衣同势分于此着三衣

    苾刍随处眠斯皆无有罪

    于天祠等处大门同是一

    离衣此处宿不被罪中伤

    道行时势分齐四十九寻

    坐住卧离衣无过一寻内

    月望衣第三

    虽得支伐罗于余有希望

    得齐于一月不分别无犯

    八半至正半一月是衣时

    于后谓非时于亲等希望

    深摩舍那处若有死人衣

    送殡往还衣他弃粪扫服

    粪扫兰若处弃路蚁虫穿

    及以破碎衣复有五种别

    火烧或水浸并乳母弃衣

    鼠啮及牛嚼应知又五种

    因言衣已竟随事释三衣

    次第辩应知广陈其作相

    新物及曾用是谓二种衣

    苾刍欲作时此法今当说

    若新僧伽胝两重应截作

    尼师但亦尔余衣并随意

    经四月服用若作僧伽胝

    此衣应四重余衣两重作

    若更增重叠欲摘令相离

    摘离者得持十日当分别

    大衣条不等九条等九阶

    后二十五条此各别当说

    三品两长半三品半三长

    末后三品衣曼荼罗四半

    此中三品者是大衣坛隔

    此衣量应说上衣三五肘

    下者四肘半二内名为中

    七条及五条量数皆相似

    又复说五条横四五竖二

    贫人难得利愍念故开听

    此据应量人说斯等肘量

    极长极短者衣量可随身

    上中下三衣叶量应须识

    狭两指宽四二内者名中

    减如斯肘量守持不应法

    凡是带毛衣不着入村内

    亦不往众内食礼窣睹波

    作施主物想如是应分别

    不截支伐罗不着入村内

    若违招恶作有难事随听

    恶骂无信人好斗难共住

    被摈将行者委寄不应为

    若委寄苾刍假令居海外

    亦得作亲友应分别长衣

    自国及他方知委寄者死

    于余苾刍处应为委寄人

    若分别衣时不近委寄者

    不对求寂等亦非亲委人

    若人请持物寄与彼苾刍

    若知彼身亡此衣当与众

    于诸衣缘边应可为墨点

    令衣无杂乱易识不劳心

    苾刍若命过可将其六物

    应赏看病者余外任僧分

    三衣当割截尼师但亦然

    十三资具衣略举其名目

    三衣并坐具泥婆珊二种

    僧脚崎有两拭面身巾二

    及以剃发衣并遮疮疥服

    十三药资具此并牒名持

    自余诸长衣各各应分别

    随所应而作苾刍须者持

    内无僧脚崎不披于上服

    爱护应受用余物亦皆然

    合染者应染应缝者可缝

    应持者可持作法应分别

    苾刍得新衣应为三坏色

    青赤石树皮冀除贪染意

    紫矿红蓝郁金香朱砂大青及红茜

    黄丹苏方八大色苾刍不应将染衣

    叠被高襵婆毛緂并毡褥

    及以轻薄物此不截应持

    除其有毛者彼皆帖叶持

    无令少欲人缝刺劳辛苦

    若五条覆身得营众作务

    七条于净处作业许无遮

    僧伽胝处众食及礼制底

    并入城隍等此处并应披

    叠被高襵婆褥及驼毛帔

    诸重叠衣服勿滤于虫水

    卧他毡席等衬无用七条

    可叠作四重夜中应警睡

    离衣宿余处他衣不割截

    假令非染服权守亦开听

    无病着一衣不许餐饮食

    无衣亦不浴有难在随听

    详心遣一人借得緂帔等

    均平应受用非唯借得人

    自己白色被昼卧染遮外

    受用僧祇物内外并须遮

    披緂毛向外游行不应着

    若怖于蚤虱坐卧在随开

    阿利耶儞緂唯僧伽听畜

    由其出此国即以国为名

    僧伽有随教合用高襵婆

    自余诸杂緂别人皆得畜

    为牢于下服佛许系腰绦

    谓遍圆及方三种绦应识

    已卧具若新他物随好恶

    当须以衣衬不许赤身眠

    苾刍有衣服不应雇人浣

    若自使好人盆内徐徐濯

    不惜打伤衣复令染色脱

    速破便废事为此大师遮

    若有具尸罗好受用衣服

    令其施不断增长福恒流

    宽才一肘半长中有三肘

    是三衣袋量更增便不合

    苾刍得他衣旧打成光泽

    水洒令亏色方合出家仪

    孙陀利得衣好为难陀打

    由斯大师制恐生憍逸心

    宽唯自张手长可一肘半

    应将赤土染缀在僧伽胝

    应可将斯物帖在当肩头

    恐汗污大衣敬心应受用

    若近衣缘边微知将欲破

    应以线缝刺无令废守持

    死人身未亏勿取其衣服

    不合故伤损将为粪扫衣

    苾刍取尸服下至虫蚁伤

    七八日曝之浣染宜应用

    凡着尸衣人不用僧卧具

    乞时住门外不得入他家

    若其他命进报言尸处人

    必更请殷勤入舍并随坐

    若制底畔睇周圆离一寻

    不食于鱼肉亦不为舍住

    若是僧祇帔不染带[卄/毦]持

    逝多林施衣由斯不听染

    若是僧伽物不犯泥萨只

    别人衣有犯舍时应准式

    使非亲尼浣衣学处

    为于衣上见有不净遗精

    由斯故起贪笈多因得子

    苾刍使非亲苾刍尼浣服

    若染及以打舍堕罪伤身

    若令尼浣等随一罪便伤

    非亲若有疑此招于恶作

    手掌若一打染汁一揉衣

    苾刍虽善心亦亏于学处

    取非亲尼衣学处

    若非亲族尼苾刍取衣服

    为无怜愍故得时招舍堕

    不与亦不取换易便无过

    买时依价直或可任其情

    苾刍尼有财决意持相施

    或听微妙语欢情奉法师

    或时见近圆持物来相助

    被贼夺时施为受皆无犯

    从非亲居士妇乞衣学处

    于非亲俗人或于俗人妇

    苾刍衣现有从乞遂招愆

    乞下衣及线便得胜上服

    觅少得全衣受取时无过

    过量乞衣学处

    苾刍衣失夺有人多施衣

    但取上下衣不应过量受

    上衣肘十一下长至七肘

    此据俗人衣名为上下服

    大衣三五肘两重为上服

    二五肘下衣谓圣教上下

    从彼乞衣时若得盈长物

    宜应还本主更施受随听

    非亲居士妇共办衣学处

    若俗人夫妇欲为办衣价

    苾刍从彼觅若得罪便伤

    非亲如上说若得七种衣

    衣体是坚牢说名为净物

    从他乞衣直或五乃至十

    迦利沙波拏色量如前说

    若求此等衣乞时招恶作

    若得泥萨只得多便不犯

    苾刍若无衣容仪不端正

    由斯世尊教制遣着三衣

    非亲居士妇各办衣学处

    衣事并如前别与衣价异

    当观缘起处有罪及无罪

    王臣送衣价学处

    若是灌顶王及婆罗门等

    大臣并将帅令持衣价来

    见使送衣直告言非所应

    我受清净衣开悟于使者

    应告执事者谓是信心人

    苾刍可求衣乃至于六返

    若更得余衣受取成清净

    过分从求得此招根本罪

    若过于六返彼自送衣来

    语言我息心当可还衣主

    若彼极殷勤礼敬欢授与

    此物应受取用时无有过

    居处有四别谓敞舍田店

    敞谓瓦作等舍即是居家

    田是营田处谓稻蔗谷麦

    店谓贮货物是诘处应知

    说有六诘门待语徐为答

    若作急速语便招恶作愆

    彼见苾刍至告言仁善来

    或云极善来当于此处坐

    或云人食饭或时命啖饼

    或饮非时浆略言斯六种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二卷)

    施主使净人三是人清净

    随有非人者即招于恶作

    苾刍寄衣去与彼亲爱人

    使于所寄人亲友用无过

    在路知彼死即是死人物

    多时无长过物如余处辨

    用野蚕丝作敷具学处

    若作新蚕褥成时犯舍堕

    有二种不同囊成及捍作

    作二皆犯罪他与用无过

    饶益施主故令其福命增

    纯黑羊毛作敷具学处

    不用纯黑毛而作新卧具

    求觅时难得复妨于正修

    过分用毛作敷具学处

    且如用羊毛四斤为卧褥

    黑二余各一是应法无罪

    黑谓性乌毛齐项名为白

    在头腹及足谓行处应知

    白尨毛若欠乃至于半两

    若造此褥讫必为罪相知

    黑易余难求纯黑亦听作

    若从他处得受用当随意

    六年敷具学处

    若自作卧褥强遣六年持

    六内造时犯除僧为秉法

    若苾刍一年更造第二褥

    兴功招恶作成时得本罪

    如是二三四乃至五年终

    若入于六年纵造非遮限

    不帖坐具学处

    若作新坐具以佛一张手

    帖在于新者坏色令牢固

    若于张手内故心减片许

    还遭本罪杖楚痛此人身

    旧者极烂坏久故无所堪

    或唯但有新不帖时非犯

    担羊毛学处

    不自将羊毛行过三驿外

    少许为帽等密持非是愆

    半村擎恶作及半俱卢舍

    俱卢舍若过越村便得堕

    使非亲尼擘羊毛学处

    非亲苾刍尼苾刍令浣等

    持毛彼若洗斯便损式叉

    若别令洗等或复总皆为

    得罪随所应不为但恶作

    捉畜钱宝学处

    佛遮苾刍辈执捉金银等

    若三衣道粮病药当持去

    苾刍应少欲少作少营求

    存心乐涅槃知量知时受

    出息求利学处

    为利作兴生财谷等出纳

    觅利金刚杵便伤贪者身

    远求及期限出利并纳质

    成与不成等兴生有四殊

    或往他处求庄束船车等

    及觅同行伴斯名作远求

    七倍等获利方始与他财

    书券证保人斯名作期限

    本欲求生利两倍等利增

    书券计时征斯名曰生利

    末尼珊瑚等真珠物贮收

    明契作要期斯名为纳质

    此中利未生已招于恶作

    如其生利得便招于舍堕

    成者谓已作打为庄严具

    不成即金等此并如前说

    为三宝所须方便欲求利

    应差知事者俗法勿相违

    王及诸官属施主勿交关

    与时追索难或可全不获

    纳质善观望筹量可与物

    善人堪委付无质与非伤

    卖买学处

    无别交易人苾刍须自买

    善观当出语决价但三酬

    若当有卖买元不许求利

    若别有所须卖买时无过

    若为三宝事要须有卖买

    知事人应作勿与俗相违

    若人为设供就寺为市易

    当须差降与令彼信心增

    油麻谷豆等于内有虫出

    安在阴凉处任彼自随缘

    虽安在阴处生虫尚自存

    置室瓨等中密闭无令损

    畜长钵学处

    畜钵有二种谓铁及与瓦

    若持过十日必为罪相中

    若应量及减有余应贮畜

    为济近圆人不分别无咎

    乞钵学处

    得作五种缀不合乞余钵

    意遮求妙好若买则非愆

    苾刍缀钵璺不应用融物

    黑糖锡紫矿泥蜡并皆遮

    缀钵有五种谓衔鍱钉鍱

    铁钉并铁末及为鱼齿缝

    依法而转换若得便无罪

    异此乞恶作得时泥萨只

    所得之长钵舍在于僧伽

    转取最后者应如法持用

    指钩不触食受二升米饭

    并容于菜茹此名为大钵

    受一升米饭并葅菜名小

    此两内名中是名三种钵

    若钵有璺穴补缀可存情

    作具须者持置于僧库内

    要有钵方行不蒙众秉法

    除为贼恐怖又复拟还来

    自乞缕使非亲织学处

    若非亲织师无价织衣犯

    酬价并亲族遣织时非过

    居士妇使非亲织学处

    俗人令织匠为苾刍织衣

    不应至彼边谄心申爱语

    令长刷削打将食诱织师

    彼人如为作得便招舍堕

    长者谓广大刷者令软滑

    削谓除缕结打谓打令坚

    乞饼与织师五正等饮食

    与其食粮者米豆等应知

    夺衣学处

    苾刍与他衣嗔不应还夺

    哀怜者无过意欲益前人

    动身是身业言陈成语愆

    于斯两业中随一便招罪

    乃至于衣角未离身已来

    得恶作应知离身便犯舍

    急施衣学处

    但是夏中利坐夏者应分

    此不通余人预分招恶作

    夏无掌衣者不合受他衣

    若有难施衣金等咸应受

    急施有五种谓病为病人

    欲死或为亡将行故行施

    随意十日在此时当受物

    若过于衣时斯便不合畜

    若施主告言我当自手施

    受取应为举合众罪皆无

    若得随意利悉属坐夏人

    亦通无夏者同为随意事

    兰若离衣学处

    阿兰若有怖于自三衣中

    俗舍寄一衣为防其难故

    于斯离衣宿六夜许无愆

    第七明相生须还兰若处

    非前夏安居是名为后夏

    此中若有贼谓是难应知

    言有疑畏处谓师子虎等

    有怖谓虻等恼乱多众毒

    雨浴衣学处

    春余一月在四半至五半

    若其须雨衣此时宜可乞

    去前安居日尚有一月在

    此月应守持入夏随情用

    可于两月半苾刍用雨衣

    早求过后持此便招舍堕

    若于随意日施得好衣财

    秉白二羯磨对众前当受

    众僧既共许殷勤各用心

    一日作使成物体须牢固

    如法作衣已花香好严饰

    置在于众中张须知法者

    由张羯耻那苾刍获饶益

    谓于十日内不须分别持

    虽无僧伽胝人间任情去

    别众食展转斯皆无过愆

    虽不告苾刍得入于村内

    广文具有十此略言其五

    谓从八月半乃至正月半

    齐斯五月内名羯耻那时

    行下意及了行遍住兼出

    不满夏及破后夏者不应

    嘱信并求寂及以授学人

    不受羯耻那余利皆须与

    破尸罗行坏大众与作遮

    及入非法朋于余处坐夏

    如斯等五人无利无饶益

    由其不消施持戒者应为

    回众物入己学处

    若僧现前物回之将属己

    他利最难消当受泥黎苦

    他施衣金等及以诸饮食

    遮斯两种物名回换应知

    此众所生利回与别僧伽

    恶作必定招非根本应识

    或将他众利共回与此僧

    若物属此时合众皆只罪

    佛像制底人乃至与畜生

    上下楼檐等回时皆恶作

    七日药学处

    受取对苾刍守持酥蜜等

    自取随情食齐七日无违

    泥萨只应舍此须善苾刍

    间隔要经宵其罪应须说

    第二日还衣本主当从乞

    悭心不还者强可夺将来

    三中若有一更复得余衣

    由其未清净受时皆悉犯

    由衣等须舍故有舍名生

    复坠堕三涂为斯名舍堕

    故妄语学处

    已说三十事舍与堕相应

    九十单堕罪随次今当说

    王舍城人众及以诸苾刍

    借问罗怙罗佛今在何处

    此中有世尊报言在彼处

    大师由此事为说两伽他

    故作妄语人违于一实法

    现世造众恶当来受苦报

    宁吞热铁丸猛焰极可畏

    不将破戒口非法啖人食

    由苾刍妄语佛制于学处

    差别有九殊乃至于二种

    于无根五法波罗市迦等

    戒见轨邪命是九种应知

    他胜等五法见等三不同

    于斯作异言应知妄成八

    戒见轨邪命及以见闻疑

    苾刍虚诳时斯成有七种

    已说正当说不实有三时

    复有见等三说妄言有六

    如是一一减智者应可思

    说语若他知便成二种妄

    何谓五种妄他胜等应知

    说上人法时名入于他胜

    若于两种谤不实诳前人

    根与无根殊名入于众教

    若在僧伽前法说为非法

    由其对众重名入吐罗中

    若褒洒陀时问言清净不

    默然而覆过是名入恶作

    作此妄言时便成四种别

    所余诸妄说咸入堕中收

    此五种妄说其体重轻异

    不相交杂故各陈其入言

    于不见等处颠倒说见等

    故心说他解堕落罪便伤

    毁呰语学处

    虽毁呰傍生唤为秃角等

    怀羞情不忍何况毁于人

    由斯世尊说常饶益众生

    苾刍毁灭言便招于堕罪

    苾刍毁呰意问婆罗门种

    汝梵志出家此便生恶作

    若问刹帝利戏心得恶作

    薜舍戍达罗若问成根本

    毛木匠织师客缝竹作等

    如斯诸种类问时便得堕

    汝梵志工巧清净应须学

    沙门汝何用即招恶作罪

    汝是刹帝利牟槊弓射等

    此事应可为说时便恶作

    如是戍达罗薜舍所作业

    织竹等杂作便获根本罪

    汝自业应作乞索教读等

    若作如斯语同前得恶作

    跛瞎癵躄行侏儒及聋哑

    毁他如是说堕落火便烧

    汝疥癞痈疽痒瘙痔呕逆

    作如是等语此人便得堕

    汝罪不清净有疑悔恶作

    汝有忿恨恼得罪亦同前

    苾刍毁呰意恶说骂詈等

    与鄙语相应堕罪便相害

    如是族工巧作业形容病

    罪及烦恼言咸名毁灭语

    意欲简前人是何者佛护

    答言刹帝利如是等无愆

    离间语学处

    苾刍离间语欲使他分坼

    由为触恼心定招于堕罪

    汝剃发贱人问言谁语汝

    报云某甲道此招于恶作

    于前学处中说族工巧等

    应知罪相似智者不应为

    发举殄诤羯磨学处

    和合众作法同心许其事

    若更毁破者堕罪遂便伤

    大众共一心如法如轨则

    断除四种诤评论等应知

    同心共秉法于事无犹豫

    若云不善时得破羯磨罪

    未作作了想或疑而毁破

    斯便得恶作异此便无咎

    若作此断事作余断事想

    应知了未了得罪并同前

    主人秉羯磨持欲及见等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二卷)

    并客来苾刍是谓五差别

    若识初中后是名为主人

    此中作法人谓秉羯磨者

    为他将欲者此名持欲人

    现前居众中是名为见等

    我爱如是见作如此平章

    不识初中后应知此名客

    初三若毁破俱得于堕罪

    后二若毁时并皆招恶作

    与女人说法过五六语学处

    为女说法时唯齐五六语

    除有智男子过时得本愆

    一切色无常受想行亦尔

    及识为五语明慧者应知

    眼耳鼻及舌身意并无常

    此名为六语智者应当识

    欲说于五句故心言第六

    或可拟说六故七咸同罪

    若口吃无过及以语匆匆

    智女更问时为说便非犯

    与未近圆人同句读诵学处

    与未近圆者同句而诵法

    随说即招愆同诵开无过

    向未近圆人说他粗罪学处

    知他犯粗恶告未具得罪

    大众与法者说时无有过

    何者名粗罪谓波罗市迦

    僧伽伐尸沙非余事应识

    实得上人法向未近圆人说学处

    前人未近圆苾刍向彼说

    实得上人法得波逸底迦

    若是五种盖凡人法共知

    非此名上人静虑等境界

    谤回众利物学处

    说他与众物回将入别人

    若作妄言时便遭堕罪割

    轻呵戒学处

    半月半月说戒经长净时

    若其轻慢言定得于本罪

    何须戒经内说此小随小

    令人恼悔生是名轻慢戒

    厌疑生恼触忧热遍烧煎

    能令起悔心随说皆招罪

    但是律教中所有诸小戒

    苾刍轻慢说亦皆成本愆

    坏生种学处

    所有种子类及以有情村

    根茎节开子自他损皆犯

    若从根得生此说名根种

    谓是香附子姜芋等应知

    茎种从茎出插地即便生

    谓菩提石榴柳等咸应识

    节种截取节入地能生长

    芦荻蔗竹等由斯故得名

    裂种杏麻豆子谓谷麦等

    有释异种子牛粪等生莲

    羊毛生细稊是一师别释

    有情虫蚁等总摄诸生命

    村者谓树等有情之所依

    想疑而损之皆招于堕罪

    如是种果等称境定招愆

    别种别想疑应知亦得罪

    苾刍持五种安在臼中舂

    若种损坏时五罪一时得

    若不损坏者但招五恶作

    置火及投汤同前皆本罪

    若作故损意青草处游行

    有坏时便堕不伤招恶作

    若于青草处曳物而伤损

    或汤粥汁等浇泻亦同愆

    若以一方便斩断于一树

    便招一恶作一波逸底迦

    若以二方便斩断一树等

    便得两恶作一堕罪应知

    随方便多少得尔许恶作

    随其事差别悉皆招本罪

    叶果未开花诸藕诸根等

    莲梢及苹藻随坏堕相中

    皴皮及黄叶莲花等已开

    若断恶作罪佛言轻重异

    若须净齿木及皮叶花根

    取时为净言不应云斩折

    水藻及浮萍地鸡并碱卤

    青苔白醭葛牵挽不应为

    何者是净言云汝应知是

    解是与净等净了皆无过

    作净二五殊火刀蔫鸟甲

    堕破并拔出捩断擘不中

    营造伐树时应从树神乞

    以诸花果食设祭可随时

    应为诵正法谓三启等经

    宜应具告知十善十恶报

    行善招乐果异斯生恶趣

    显其功德施复说悭贪罪

    欢喜等园中天女恒游戏

    长时极乐果唯有施能招

    镇怀饥渴火不闻浆水名

    轮回诸趣中受苦无穷尽

    无始来串习数为烦恼逼

    自他无利益并由悭所缠

    七日不改变复无流血等

    大树宜应截有异不应伤

    嫌毁轻贱学处

    苾刍作嫌言及为粗骂语

    所得轻重罪略言其大纲

    大众作白二差遣分饭粥

    分房行饼果分余杂物人

    羯耻那器具藏守支伐罗

    及以分衣人并守雨衣者

    毗诃罗波罗斯人所遣使

    行器持竿水及以驱乌人

    若遣分卧具行饼并行利

    众差如是人嫌时皆本罪

    如斯十二类嫌骂者招本

    余使得轻愆善可观其事

    违恼言教学处

    违教得本罪教谓他问时

    恼谓说异言不陈决定语

    他问如是言欲恼便余答

    除猎人来问恐彼害前生

    我视虚空爪实理有情无

    此人方便言报彼非成咎

    如其他问时恼意默然住

    由斯堕恶趣苦逼痛方言

    不举敷具学处

    若于露地中安僧床座等

    除有人嘱授舍去罪随行

    若离于本居欲行向界外

    未离床等分便招恶作愆

    若弃出行时雨沾得恶作

    如有水湿澈斯便得堕罪

    说有三种坏谓虫风及雨

    表里俱损时此说为虫坏

    被风吹反襵是名为风坏

    雨湿第二重名雨坏应识

    若在于房中被虫等损坏

    招恶作等罪准说并同前

    初不思而去涂中忽尔忆

    自忖由痴等当须苦责心

    若遇余苾刍见已应相就

    为护卧具故殷勤好嘱看

    若彼为领知到处不藏举

    波逸底迦箭便中不忆人

    俗人来请食借座当须与

    求寂等将去苾刍不自持

    俗侣诣伽蓝设食供僧众

    应与其座席宜差守护人

    若是看病人病老朽破戒

    又复未圆具斯皆勿嘱观

    二人同一座小者应收举

    若彼夏相似后起者应持

    若听法等时上座年衰老

    举安僧座席小者应代为

    本文链接: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颂(第二卷)

    上一篇:菩萨戒义疏全文

    下一篇:第三百五十七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