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 作者: 义净法师 译
  • 发表于2019-06-26 12:04:52   阅读次数:
  • 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第四卷 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

    褒洒陀一切僧伽有罪单白。

    若十五日褒洒陀时。一切僧伽悉皆有犯。然无一人能向余住处。对清净苾刍如法说悔。可令我等对彼苾刍如法悔除其罪。一切僧伽但为单白羯磨。而作长净。后向余住处。当说其罪。次作单白。应如是作。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作褒洒陀。于此住处一切僧伽悉皆有犯。然无一人能向余住处。对清净苾刍说除其罪。可令僧伽对彼苾刍如法说悔。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作单白羯磨。为褒洒陀。后向余住处。当如法除罪。白如是。作斯事已。方为长净。不应废阙。若不尔者。得越法罪。

    若十五日褒洒陀时。一切僧伽于罪有疑。然无一人能向余住处。就解三藏苾刍请决疑罪。可令我等对彼苾刍决除疑罪。一切僧伽但作单白羯磨为褒洒陀。后向余住处。请除疑已。当如法除罪。应如是作。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为褒洒陀。于此住处一切僧伽于罪有疑。然无一人能向余住处。就解三藏苾刍请决疑罪。可令僧伽对彼苾刍。决除其罪。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作单白羯磨为褒洒陀。后向余住处。请决疑已。当如法除罪。白如是。作单白已方为长净。若不尔者。得越法罪。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有苾刍犯罪。颇得对有犯罪人说悔罪不。佛言不合。若如是者对何人说悔。佛言。对非同分者。说除其罪。大德。云何同分罪。云何非同分罪。佛言。波罗市迦望波罗市迦为同分。望余非同分。僧伽伐尸沙望僧伽伐尸沙为同分。望余非同分。波逸底迦乃至突色讫里多准上应知。

    褒洒陀单白。

    若诸苾刍有犯罪者。至褒洒陀时。既作如上法已。应说波罗底木叉戒经。既说序已。应作单白羯磨。应如是作。大德僧伽听。今僧伽黑月十四日作褒洒陀。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作褒洒陀。说波罗底木叉戒经。白如是。次应说戒(上来是大僧作法。若有苾刍尼作法准事应为)

    褒洒陀时不来白二。

    若长净时。复非结界有癫狂苾刍。不能与欲不堪扶舁。佛言。应作羯磨。令众无犯。应如是作。若有余事不得来集。准此应为。

    大德僧伽听。彼苾刍某甲癫狂病发。不能与欲不堪扶舁。僧伽。今与作病患羯磨。令众无犯。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与苾刍某甲病患羯磨。白如是。羯磨准白成。

    差分卧具人白二。

    如世尊说。汝诸苾刍至五月十六日。应夏安居时。诸苾刍不知云何作夏安居。佛言。欲至安居日。预分房舍僧伽所有卧具诸坐枮等。下至洗足盆。并须将集。悉皆均分。诸苾刍等。不知何人应分。佛言。分卧具等有十二种人。具五法者应差。若无五法。未差不应差。已差应舍。云何为五。有爱恚怖痴有卧具。分与不分不能办了。其十二种人。若翻前五未差应差。已差不应舍。作前方便。如是应差。次应问言。汝某甲能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苾刍不。彼答言。能令一苾刍作白二羯磨差。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某甲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白如是。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僧伽。今差此苾刍某甲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若诸具寿。听差此苾刍某甲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听差此苾刍某甲为夏安居僧伽作分卧具人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差藏衣人白二。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与僧伽作掌衣物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此苾刍某甲。作掌衣物人。白如是。羯磨准成。

    差分衣人白二。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与僧伽作分衣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此苾刍某甲。作分衣人。白如是。羯磨准白成。

    差藏器物人白二。

    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与僧伽作藏器物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苾刍某甲。作藏器物人。白如是。羯磨准白成(余八羯磨准事成)至五月十五日。授事苾刍所有行法。我今当说。授事人应扫涂房舍。令清净已。应告白言。诸大德。明日僧伽作夏安居。所有诸事咸应思念。其授事人看人多少可为办筹。其筹不得粗恶曲捩。以香水洗香泥涂拭。安净槃中鲜花覆上。以净物覆之。鸣揵稚集大众。筹槃安上座前。次宣告。僧伽安居制令。如律广明。次后上座应作单白。

    一切僧伽夏安居单白。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欲作夏安居。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日受筹明日安居。白如是。

    其授事苾刍擎筹槃在前。收筹者。持空槃随后。大师教主先下一筹。次向上座前住。上座离本座蹲踞合掌。受取其筹。然后置空槃上。如是至末。若有求寂阿遮利耶。或邬波驮耶。代受取筹。次下护寺天神筹。既总行已。应数其筹白大众言。于此住处现受筹者。苾刍有尔许求寂尔许。又分房舍人。乃至半月捡阅房舍受用轨仪。不如法者治罚之式。如律广明。至十五日众和集时。其授事人应为告白。诸具寿。今此住处有尔许人。明日当依某甲施主。依某村坊为乞食处。以某甲为给侍人。某甲为瞻病人。应作安居。诸苾刍众应捡行邻近村坊乞食之处。既观察已。各自念言。我于此处堪作安居。及同梵行者令忧恼不生。设复生时。速能除灭。所有欢乐未生令生。已生者劝令增进。我当于此巡行之处。邻近村坊乞食不生劳苦。若我病患有供侍人。给我医药。诸有所须皆悉充济。作是念已。应向屏处对一苾刍蹲踞合掌。作如是说。

    具寿存念。今僧伽五月十六日作夏安居。我苾刍某甲。亦于五月十六日作夏安居。我苾刍某甲于此住处界内。前三月夏安居。以某甲为施主。某甲为营事人。某甲为瞻病人。于此住处。乃至若有圮裂穿坏。当修补之。我于今夏在此安居。第二第三亦如是说。所对苾刍应云奥箄迦。说安居者答云。娑度。苾刍两众咸对苾刍说。苾刍尼三众并对苾刍尼说。差看捡房舍人白二。

    时诸苾刍既至夏中。于寺房廊多有诸鸟。养鶵儿卵遂生喧噪。以缘白佛。佛言。应差执竿杖。苾刍巡寺捡察巢无儿卵。应可除弃。有者待去方除。复多蜂窠。佛言。观察无儿应弃。必有蜂儿。将线缕系由此缘故。便不增长。如是应差。鸣揵稚众集已。应先问言。汝某甲能为僧伽作看捡房舍人不。彼答言。能。令一苾刍作白二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能为僧伽作看捡房舍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此苾刍某甲。作看捡房舍人。白如是。羯磨准白成。

    既被差已。看捡房舍苾刍应半月半月巡行房舍。观其卧具。若有苾刍将疏薄垢腻破碎之物用替僧祇卧具毡席者。若是老宿白大众知。夺其卧具。若是少年应白二师。方收卧具。其授事人。如我所说不依行者得越法罪。此应番次差作。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如世尊说。应作安居诸苾刍众。不知谁合安居。佛言。谓出家五众何者为五。一者苾刍。二者苾刍尼。三者正学女。四者求寂男。五者求寂女。此之五众合作安居。如有违者。皆得恶作罪。

    受日出界外白二。

    尔时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如世尊说。夏安居苾刍不应界外辄为止宿者。诸苾刍众于其界外有三宝事。及别人事。须出界外。即便不敢出界白佛。佛言。必有因缘。我今听诸苾刍守持七日法。出界外时。诸苾刍不知是何等事。佛言。谓三宝事。邬波索迦事。邬波斯迦事。苾刍苾刍尼事。式叉摩拏求寂男求寂女事。或是亲眷请唤因缘。或为外道除去恶见。或于三藏请他除疑。或于自行未得令得。未证令证。未解令解。斯等皆应守持七日出界外。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如向所说。应守持七日法出界行者。于谁边守持。佛言。随时对一苾刍蹲踞合掌。作如是说。

    具寿存念。我苾刍某甲于此住处。或前或后三月夏安居。我苾刍某甲为某事因缘故。守持七日出界外。若无难缘还来此处。我于今夏在此安居。第二第三亦如是说。所对之人应云。奥箄迦。守持日者答言。娑度。尔时憍萨罗国胜光大王。与给孤独长者。久在边隅为有防固。时此长者思念圣众。便启王知。王即令使敕留守臣曰。在彼圣众。卿勿与教。方便请求。与吾相见。是时大臣遂怀密计。令诸圣众自诣王军。是时大臣至逝多园。以绳絣络。诸苾刍众问言。贤首汝何所作。答言。圣者。大王有敕。今欲于此穿渠泄水(其事广说如目得迦第五卷中具述)

    苾刍报曰。仁应且住。我当白王。共为商度。苾刍问曰。今日欲去可得还不。答言。不得。二日三日乃至七日颇得还不。答言。不得。时诸苾刍。以缘白佛。佛言。有大众事。我听苾刍守持四十夜出界外。如世尊说。守持四十夜出界行者。诸苾刍不知。云何守持。佛言。先敷座席鸣揵稚。众既集已。应可问能。汝某甲能为僧伽守持四十夜出界外行不。彼应答言。我能。若二人多人并如是问。次一苾刍先作白已。方为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于此住处界内。或前或后三月夏安居。此苾刍某甲今欲守持齐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与此苾刍某甲守持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白如是。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于此住处界内。或前或后三月夏安居。此苾刍某甲今欲守持齐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僧伽。今与此苾刍某甲守持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若诸具寿听与此苾刍某甲守持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与此苾刍某甲守持四十夜。为僧伽事故出界外。此人今夏在此安居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如为二人三人作羯磨时。当云何作。佛言。随名牒作。

    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颇合守持一日夜不。佛言得。如是颇得守持两夜三夜。乃至四十夜不。佛言得。大德。颇得守持过四十夜不。佛言。不合。若如是者有何过失。佛言。一夏之中应多居界内。少在界外。

    大德。守持一夜二夜三夜。乃至七夜对谁作法。佛言。应对一人。若过七夜已去。当云何作。佛言。过七夜已去。乃至四十夜。并从僧伽而秉其法。随有事至准其多少量缘受日。

    如世尊说。若于乞食病药所须。及看病人有废阙者。听随情去。若有女男半择迦为碍缘者。亦不应居。若有八难事有缘出界外。逢此难时。不还者不名失夏。以有障缘故。斯等诸文安居事中广明。

    差作随意人白二。

    如世尊说。夏安居已。汝诸苾刍。应于众中以三事见闻疑而为随意。时诸苾刍不知。云何作随意事。佛言。汝等苾刍去。随意日有七八日在。当于随近村坊预为宣告。或可言陈。或书纸叶在棚车上高声告语。令远近咸知。仁等苾刍苾刍尼及求寂等。诸施主辈。若老若少悉可谛听。某寺僧伽当作随意。仁等至时于供养事。咸共修营。诸少年苾刍应共扫洒所居寺宇。以新瞿摩可净涂拭。制底香台并为庄校。诸旧住人应可营造诸好美膳。随时供设。有解三藏苾刍及持经者。至十四日夜。应通宵诵经。至十五日宜可知时。作随意事。勿过明相。大众许已差。随意苾刍或一或二。乃至众多受。随意苾刍要具五德。不爱不恚不怖不痴随意非随意。善能了别具斯五法。未差应差。已差不应舍。若翻前五未差不应差。已差应舍。如是应差作前方便。众既集已。先应问能。汝某甲颇能为出夏。僧伽以三事见闻疑而为随意不。彼答言能。次一苾刍应先作白已。方为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今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白如是。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今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僧伽。今差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若诸具寿听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听某甲当为夏坐僧伽作随意苾刍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如世尊说。作随意苾刍所有行法。我今当说。受随意苾刍应行。生茅与僧伽为座。若一人为受随意者。应从上座为随意。乃至下座。若二人者。一从上座受随意。一人从半已下至终。若差三人者。从三处起。准义可知。

    诸苾刍等并居茅座蹲踞而住。次后上座应为单白。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事。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作随意。白如是。

    其受随意苾刍。向上座前蹲踞而住。上座应就茅座蹲踞合掌。作如是说。具寿存念。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对僧伽向大德。以三事见闻疑作随意事。大德僧伽摄受教示。我饶益哀愍。我是能愍者。愿哀愍故。若知见罪。我当如法如律而为说悔。第二第三亦如是说。

    随意苾刍应报彼曰。奥箄迦。答云。娑度。如是次第乃至行终。若二人三人应可更互为随意事作法。准知。作法既了。

    次唤苾刍尼众。令入众中随意苾刍在一边坐。尼至其所。如大苾刍作随意法。

    次唤式叉摩拏求寂男求寂女。一一对受随意者。作法同前(如其不能诵得文者纸抄读之亦成非损)其受随意苾刍向上座前立。作如是言。大德诸姊妹。二部僧伽已作随意竟。二部僧伽并应唱言。善哉已作随意极善。已作随意唱者善。如不唱者。得恶作罪。

    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若至此时出家五众。或兼俗旅。各以刀子针线及巾帛等。共为解夏。供养现前众。

    其受随意苾刍应持小刀子。或将针线。或持诸杂沙门资具等。在上座前立。作如是言。大德。此等之物颇得与安居竟。人作随意施不。若于此处更得诸余利物。和合僧伽应合分不。举众同时答云合分。若异此者随意苾刍及大众得越法罪。

    具寿邬波离请世尊曰。大德。至随意日有病苾刍。不能赴集。此欲如何。佛言。如十五日褒洒陀时。应与欲净。至随意时准长净法。与其欲净应如是说。具寿存念。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亦十五日作随意。我苾刍某甲自陈遍净。无诸障法。为病患因缘故。彼如法僧伽事。我今清净与欲随意。此所陈事当为我说。第二第三亦如是说。

    余如身语表业准长净法。应知如长净时。苾刍忆所犯罪。或有疑罪。众中忆所犯罪。或有疑罪。或复僧伽咸悉有罪。乃至疑罪应作单白守持。于随意时有罪疑罪类。彼应知此中别者。随意苾刍众中忆罪。或是疑罪随时说悔。

    作随意时众中诤罪单白。

    若作随意时。众因论说罪之轻重。诤事纷纭。僧伽应作单白共决其罪。如是应作。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事。于此众中有诤事起。论说轻重妨废法事。僧伽今欲求决其罪。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共决断其罪。白如是。

    作随意时众中决定罪单白。

    既作白已。当问三藏能决断者。依法依律决其罪事。若决定已。应更作白告众令知。罪已决定识其轻重。不应更说。如是应作。

    大德僧伽听。今僧伽十五日作随意事。众因论说罪之轻重。妨废法事。僧伽。今已于罪如法决断。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共决罪讫。更不得言。白如是。

    又如一人二人三人。作褒洒陀。随意亦尔。一人二人三人四人。咸皆对首应作。若满五人。即应作白为随意事。作随意者。应差许可。设有病人应将入众。如有六人或复过此。咸作单白为随意事。作随意时。若有病人应取欲净。不对俗人求寂半择迦等。并须清净。复须同见一处应作。然我不许不为随意。

    时诸苾刍先因斗诤共相论说。各怀嫌恨。共在一处而作随意。佛言。不应怨嫌未息。共为随意。先可忏摩。后当作法。

    时彼苾刍于大众中而求忏摩。斗诤苾刍不背容恕。佛言去。随意时有七八日在。应须更互而求忏摩。方为随意。是时僧伽咸相愧谢。婆罗门众及诸俗旅便生讥议。但是苾刍皆有仇隙。佛言。有嫌恨者请求愧谢。既容恕已。随年礼敬展转怀欢方为随意。无嫌隙者无劳致谢。时诸苾刍既随意已。即于此日更为长净。佛言随意。即是清净无劳说戒。

    处分衣物将作羯耻那衣白二。

    时有众多苾刍。夏安居了。随意事竟。诣逝多林。礼世尊足。路逢天雨三衣皆湿。擎持极难。至逝多林。安置衣钵。洗足已礼世尊足。佛言。住止。安乐乞食易不。白言大德。我等疲顿来至于此。佛作是念。我今云何令诸苾刍得安乐住并诸施主福利增长。应听诸苾刍随意竟。至十六日张羯耻那衣。张此衣时。于五月中得十饶益。凡于其处所得利物。取一好者。作羯耻那衣。至八月十四日。白众令知。敷座席作前方便。准上应为。令一苾刍作白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衣是此处夏安居。僧伽所获利物。僧伽今共将此衣。作羯耻那。此衣当为僧伽张作羯耻那。若张衣已。虽出界外。所有三衣尚无离过。何况余衣。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将此衣当为僧伽张作羯耻那。若张衣已。虽出界外。所有三衣尚无离过。何况余衣。白如是。

    羯磨准白成差张羯耻那衣人白二。

    时诸苾刍既作法已。将此衣财。作羯耻那衣竟。白佛。佛言。差一苾刍具五德者。作张衣人。鸣犍稚。作前方便。众既集已。先应问言。汝某甲能为僧伽。作张羯耻那衣人不。彼答言能。令一苾刍作白羯磨。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乐作张羯耻那人。今为僧伽张羯耻那衣。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差某甲苾刍。作张羯耻那衣人。此某甲当为僧伽张羯耻那衣。白如是。

    大德僧伽听。此苾刍某甲乐作张羯耻那人。今为僧伽张羯耻那衣。今僧伽差此苾刍某甲。作张羯耻那人。此某甲当为僧伽张羯耻那。若诸具寿听。差某甲作张羯耻那人。此某甲当为僧伽张羯耻那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听。此某甲作张羯耻那人。此某甲当为僧伽作张羯耻那人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付张羯耻那衣白二。

    次作白二羯磨。后持衣付张衣人。如是应作。

    大德僧伽听。此衣当为僧伽作羯耻那衣。此苾刍某甲。僧伽已差作张衣人。若僧伽时至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以此衣作羯耻那。付某甲苾刍。白如是。

    大德僧伽听。此衣当为僧伽。作羯耻那衣。此苾刍某甲。僧伽已差作张衣人。僧伽今以此衣作羯耻那付某甲苾刍。若诸具寿听。将此衣为僧伽作羯耻那。僧伽今以此衣作羯耻那付某甲苾刍者默然。若不许者说。僧伽已许。此衣为僧伽作羯耻那。付某甲苾刍竟。僧伽已听许。由其默然故。我今如是持。

    出羯耻那衣单白。

    时此苾刍既受衣已。应供余苾刍。作浣染缝刺等。诸余轨式如羯耻那衣事中具说。时诸苾刍共受羯耻那衣。至五月满不知云何。白佛。佛言。至正月十五日。张衣之人白僧伽言。诸大德。明日当出羯耻那衣。仁等各守持自衣。既至明日。僧伽尽集。作前方便已。令一苾刍作单白羯磨。如是应作。大德僧伽听。于此住处。和合僧伽共张羯耻那衣。若僧伽至时听者。僧伽应许。僧伽今共出羯耻那衣。白如是。时诸苾刍既出衣已。不知云何。白佛。佛言。汝诸苾刍张衣之时。得十饶益衣。既出已此事应遮。违者得罪。

    本文链接:根本说一切有部百一羯磨(第四卷)

    上一篇:释迦牟尼佛心咒全文

    下一篇:智炬如来心咒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