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普超三昧经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 作者: 法护 译
  • 发表于2019-06-26 12:03:12   阅读次数:
  •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第二卷 普超三昧经

    幼童品第四

    尔时世尊告舍利弗。假使有人。为族姓子若族姓女欲疾灭度。当发无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今吾睹见惧终始难。而不肯发无上正真道意。志愿声闻疾欲灭度。续在生死而有所慕。然诸菩萨通达精进。等住于法逮诸通慧为一切智。所以者何。乃往久远过去世时。不可计会不可思议无央数劫。时有如来号一切达兴出于世。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为佛众祐。佛告舍利弗。其一切达如来正觉。声闻集会有百亿众。其佛寿命住百千岁。佛有声闻上首弟子。智慧巍巍。名曰超殊。神足飘捷。次名大达。于时如来兴五浊世。明旦正服着衣持钵。与诸圣众眷属围绕。有大国号名闻物。入于斯城而行分卫。其大声闻智慧最尊侍佛之右。神足最上侍佛之左。智慧博闻最殊胜者随从佛后。八千菩萨而在前导。或化现身若如帝释。或如梵天。如四天王。或天子形。严治道路。佛告舍利弗。彼时如来向欲入城。见三幼童众宝庄挍璎珞其身。逍遥中路而共游戏。时一幼童遥见如来。晃然显赫威神巍巍。端正无伦诸相寂定。志性澹泊获上调顺。第一静寞降伏诸根。如仁贤龙象。如大渊渟清澄无垢。有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好遍布其体。如日出时光耀奕奕。与大众俱如星中月。时一幼童谓二童曰。汝等岂见如来乎。是者则为一切之尊无上众祐。为世福田。光明灼灼炜晔难当。吾等佥然宜供养之。其进施者利庆弘大。以颂赞曰。

    斯者众生尊福田无有上

    当供俱供养施此祚无量

    第二幼童曰。

    今我无异花亦无杂泽香

    斯圣无等伦当何以供养

    于是一童即脱颈着珠璎价直百千。以颂赞曰。

    当以此供养无上之福田

    何所明智者见斯有所吝

    于时二童效彼童子。各各解脱颈着珠璎。以手执持。而歌颂曰。

    具供养正觉度泛湍江波

    脱无量志意住于平等法

    尔时一童谓二童曰。汝等以斯德本何所志求。一童子曰。

    其在世尊傍右面大声闻

    智慧尊第一吾誓愿如斯

    二童子曰。

    犹如世尊傍左面大声闻

    神足超最尊吾誓愿如斯

    于时二童谓一童曰。族姓子。以斯德本欲誓何愿。一童报曰。

    如今者如来至真等正觉

    普见一切达犹若师子步

    昭耀大众会吾身誓若斯

    三界尊第一度脱诸十方

    时一幼童。这说此已。寻虚空中八千天子俱赞叹曰。善哉善哉。快说此言。今仁发意。天上世间悉蒙救护。佛告舍利弗。时一切达如来正觉边。有侍者名曰海意。博闻最尊而告之曰。宁见三童各执珠璎而游来乎。对曰已见。天中之天。世尊告曰。比丘。欲知中央幼童建其志性巍巍难量。一一步中超越百劫终始之患。其一举足功德之本。当更百临转轮圣王。受帝释位亦复如斯。升生梵天为梵天王亦当如是。一一举足功德之本更见百佛。时三幼童往诣一切达如来所稽首足下。以宝珠璎散世尊上。其发小意为声闻者。所散珠璎住两肩上。其一童发诸通慧心。所散珠璎在于佛上虚空之中。变为交露重阁棚帐。四峙周障庄严平等。化于其中而为床座如来处之。于是一切达如来寻而欣笑。侍者启问。唯然世尊。以何故笑。笑会有意。如来告曰。海意。汝睹于斯二童发声闻意手执珠璎散如来乎。对曰。已见大圣。又告比丘。欲知二童惧生死难。发怯弱意意求救护。犹是不发无上正真道意。欲得声闻为尊弟子。然后来世皆当得证。一者智慧最尊。二者神足无双。佛告舍利弗。卿意疑乎。时中央童发诸通慧者。则吾身是。愿右面童者。舍利弗是。愿左面童者。大目揵连是。舍利弗。观卿等本时惧生死难。虽殖德本不能发无上正真道意。心志怯弱欲疾灭度不能超速。甫因吾法而得无为。今宁睹吾诸通慧耶。汝等之友为佛弟子乃得解脱。以是之故当作斯观。假使有人。欲成灭度。当发无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所言超速。谓诸通慧莫能过者。谛而无欺其乘第一。普安一切群生之类。则诸通慧也。为最微妙特尊无上。为无等伦无有畴匹为无双比无能出来。无挂碍乘。一切声闻缘觉之乘所不能及。是则名曰诸通慧乘。佛时说斯大乘法典。则一万众人。发无上正真道意。应时彼诸大声闻。贤者舍利弗。大目揵连。大迦葉。离越。阿难。律和利。分耨文陀尼子。尊者须菩提等。自投于地稽首佛足。俱白世尊。唯然大圣。若族姓子族姓女发大意者。当供养之。微妙解脱处至真行。所以者何。正使百千诸佛世尊。为吾等说诸通慧行。不能堪任无有势力。发通慧心一切慧者。无所挂碍殊胜难及。宁令吾等犯五逆罪。在于无间而不。中止不舍于无上正真道意而为声闻。所以者何。设犯逆罪坠于地狱受诸苦毒。其痛会毕从地狱出而不违远。无所挂碍诸通慧心。计如今者当何所施无所堪谐。焚烧正真败坏根原于兹佛慧无挂碍智非是佛器。譬如终没之士无益亲属。吾等如是以声闻乘而志解脱。舍于一切无益众生。譬如此地多所饶润。一切群萌二足四足若多足者。如是世尊。其发无上正真道意。天上天下蒙恩获度。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无吾我品第五

    尔时世尊。说斯本末向欲竟已。王阿阇世乘驷马将四部兵象车步骑。往指佛所稽首佛足。右绕三匝退坐一面。白世尊曰。唯天中天。众生所住何所依因。何缘而兴。何由得罪。佛告王曰。已住吾我人寿命者。众生由此而造罪衅。依猗贪身兴缘颠倒。群萌因斯而起灾患。又问。其贪身者根原所在。世尊答曰。其贪身者无慧为本。又问。其无慧者何所为本。答曰所念邪支则是其本。又问。所念邪支何所是根。答曰。虚伪是根。又问。虚伪何所是根。答曰。无实诸想是则为根。又问无实诸想何所是根。答曰。谓无所有无觉是根。又问。何谓无有无觉。答曰。谓无生无有是谓无觉。又问。不生不有当何计之数在何所。答曰。其不生不有彼无有计。又问。狐疑之事何因缘起。答曰。其狐疑者从犹豫起。又问。犹豫为何所是。答曰。贤圣所说诚谛之语。闻则怀疑斯谓犹豫。又问。何所贤圣何言审谛。世尊答曰。其贤圣者谓除一切爱欲诸见。其审谛者知一切法悉无所有。王阿阇世白世尊曰。所谓贤圣无所有者。实为虚伪。世尊安住从已劳尘。而造立之猗着于世间。诸贤圣所讲说者。而心犹豫获不可计殃衅之罪。我乎世尊父无愆咎。无所羁缀而危其命。贪国土故或于财宝。迷于荣贵荒于产业。耽利宰民而图逆害。持疑怵惕不能自宁。若在欢会戏乐无娱。若在中宫婇女嬉游。若坐若卧有所决正。若在独处听省国事处群僚上。昼夜忧悸不能舍却。沉吟之结不歆饮食。虽有美馔不以为甘。其目昧昧所睹瞢瞢。颜貌憔悴心恒战灼所处不安。畏寿终后坠于地狱。仰惟如来。其恐怖者能使无惧。其盲冥者惠授眼目。其沉没者而拯拔之。遭苦恼者使获大安。无所归者而受其归。其无护者而为救济。其贫穷者给施财业。其有病者消息疗治。其堕邪径示以正路。其在正路为兴大哀。其心忍劳不以为患。等恤群黎其慈坚固。究竟本末不以苦乐而有动转。如来所兴救度众生。无所遗漏不舍一人。私怙世尊。垂恩安慰除其惶懅。孤无有救惟为作救。令饥渴者而得饱满。今已虚乏而欲躄地惟蒙扶接。今无所归愿受其归。今已沉没愿加拯拔。我身得无堕大地狱至于无择。唯然大圣。如应说法决我狐疑。解散愁结令无犹豫。使其重罪而得微轻。于时世尊而心念曰。王阿阇世所说聪达而甚微妙。所入之法甚为优奥。其余人者莫能堪任。为决狐疑令无余结。其惟濡首能雪滞碍。时舍利弗承佛圣旨。谓王阿阇世。欲辨疑惑当馔肴膳。请濡首童真。则当决王虚伪尘劳狐疑之结。镇安国土及与中宫受王床榻众诸供膳。中宫婇女及诸侍从获无量福。罗阅只城摩竭大国。无数众生皆亨利议。阿阇世王。即前启白濡首童真。惟加愍哀与其营从受小餐食。濡首答曰。大王且止已具足供。于正法律未有是记。受于衣服若食膳具悕望加哀。王则又曰。当何陈露呈现丹赤。濡首答曰。假使大王。闻深妙业殊特真议。不恐不怖。不以畏懅。不以震慑。不难不惧。乃为加哀。正使大王。不想念法。亦非无想。无想不想。如是行者乃为加哀。纵使大王不想去心。亦无不想。不念来心。亦无不想。于现在心亦无所受。乃为加哀。设使大王。不堕邪见。亦不灭除。亦无所见。亦无不见。乃为加哀。王阿阇世。又白濡首曰。今之所说悉法所载。惟见愍伤当受其请。濡首答曰。王当知之。法律所载不以恩施。供养分卫衣食之膳。若使大王。不计有我。不计有人。不计有寿。不计有命。乃为加哀。为受供施。设使大王。不自爱身。不爱他人。悉无所取乃为加哀。假使大王。不摄敛心。不计因缘。不在阴种诸入之事。无有内法。无有外法。不受三界。不度三界。无善不善。无德不德。不处于世。亦不度世。无罪无福。亦无有漏。亦无不漏。亦不有为。亦不无为。不舍生死。不受灭度。是为加哀。王答曰。唯然濡首。吾当启受如斯法议。以是之故当就余请。哀垂愍伤下劣徒类。濡首答曰。王当了之。设使诸法。有所猗者。有所受者。有所得者。有所救护。则不蒙哀。不得至安。如使于法有所著者而为想念。有所立处而为放逸。皆为依着。想念有处放逸之护。设使大王究竟望毕。极至永安乃无有患。如令大王复有所作。则不荷哀不至安隐。王阿阇世又问濡首曰。受何所法而无有患至无所有。濡首答曰。若了空者。而无所作。亦无所不作。无想无愿。亦无有作。亦无不作。若使大王有所造立。而为行者。身口意行则是所作。假使不有所作。亦无所行。以身口意而无所造。则无所作。是故大王。一切诸法悉无有相。其无所行无所有者。则是其相。又问濡首。何谓所行而无所行不有所造亦无不造不增不减。濡首答曰。假能不念过去已尽。不念当来未至。不念现在而无所起。不想有常无常。是为无行亦无不行。其能等色于诸因缘而为众缘。不增不减。又问濡首。尘劳之欲为是道乎。云何与合。濡首答曰。王意云何。其曰明者与冥合耶。答曰不也。日明这出众冥[梳-木+日]灭。王宁别知冥所去处乎。在于何方积聚何所。答曰不及。濡首曰。如是大王兴道慧者尘劳则消。不知尘劳之所凑处。亦无有处无有方面。以是之故当了知之。道与尘劳而不俱合。又等尘劳则名曰道。等于道者尘劳亦等。尘劳与道等无差特。一切诸法亦复平等。假使分别如斯议者。尘劳则道。所以者何。以尘劳故现有道耳。尘劳无形亦无所有。其求尘劳者则为道也。王又问曰。云何求于尘劳而为道乎。濡首曰。设有所求不越人心。亦不念言是者尘劳。是为道也。以是之故尘劳为道。其尘劳者亦入于道。王又问曰。云何尘劳而入于道。云何为行。濡首曰。于一切法。而无所行。乃为道行。于一切法亦无不行。是为道行。王又问曰。行道如斯为何归趣。濡首曰。如是行者为无所趣。王又问曰。道岂不至泥洹乎。濡首问曰。宁有诸法至灭度乎。答曰不也。濡首曰。是故大王。至无所至为贤圣道。又问曰。其贤圣者为何所处。濡首曰。其贤圣道则无所住。又问曰。其贤圣道。不处禁戒博闻定慧乎。濡首曰。贤圣戒者。无有行相无放逸相为圣定意。无所著相为圣定意。无所念相。为圣智慧。王意云何。其无所行无有放逸。有所处乎。答曰不也。濡首曰。以是之故。王当知之。无所住者则贤圣道。王又问曰。族姓子族姓女。云何向道。濡首曰。假使所求不睹诸法有常无常。亦无所得。不计诸法有净无净。有空无空。若我无我。若苦若乐。于诸法者亦无所得。不见诸法在于终始。若灭度者。如是行者为向于道王阿阇世白濡首曰。以是之故惟当受请。因斯使余离诸颠倒。令得解脱分别净行。与诸眷属而就宫食。濡首曰。向者说之。悉无所有无有生者。无有善哉与不善哉。其无所有无有解脱。其解脱者则无所有。亦无解脱亦无脱者。所以者何。一切诸法皆自然净。尔时世尊告濡首曰。受阿阇世王请。以此之缘令无数人。逮得利谊至安隐度。濡首童真见世尊劝。则言唯诺当受其请。不敢违失如来教故。阿阇世王欢喜踊跃。已见受请善心生焉。稽首佛足及濡首童真。一切圣众便退还出。请舍利弗。濡首眷属为有几人。舍利弗答曰。五百人俱而当往就。王入于城还于宫中。即夜兴设若干食膳百种之味。施五百榻。无量坐具而敷其上。庄严宫殿悬缯幡盖。烧名杂香而散众花。及四衢路普城内外。皆悉扫除洒以香汁。令国人民男女大小。庄校严饰赍持香花。咸俱奉[這-言+印]濡首童真。

    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总持品第六

    于是濡首于初夜中。从其室出而自思念。吾身不宜与少少人眷属而俱就于王请。今吾且当诣异佛土请诸菩萨。皆令普闻讲说经法断诸狐疑。就阿阇世王宫而食。濡首童真如勇猛士屈伸臂顷忽然不现。斯须超越八万佛国。至于东方常名闻界其佛号离闻首如来至真等正觉。今现在说法。为诸菩萨说清净典。其佛世界。如来一时等转六度无极。自然通达具足。广宣不退转法。其佛国土。一切诸树若干种花。果实茂盛每从其树。常自然出佛声法声。不退转轮菩萨众声。是故世界号常名闻。斯道宝声常不断绝。故曰常名闻。濡首童真诣离闻首佛所。稽首足下白其如来。唯然世尊。遣诸菩萨与余俱往至于忍界。诣阿阇世宫而就其请。离闻首如来告诸菩萨曰。诸族姓子。与濡首俱诣忍世界从意所乐。于是会中二万二千菩萨大士。同时发声应唯世尊。我等愿与濡首俱诣忍界。于是濡首与二万二千菩萨。从常名闻国忽然不现。至于忍界自处其室。濡首会诸菩萨大士。而于初夜说总持法。何谓总持。所以总持统御诸法(一)。心未尝忘(二)。所至无乱(三)。其心未尝有舍废时(四)。学智慧业(五)。精核诸法审谛之义(六)。分别正慧(七)。得果证者但文字耳(八)。度至寂然(九)。条列一切诸法章句(十)。揽贤圣要(一)。不断佛教(二)。不违法令(三)。摄取一切贤圣之众(四)。于诸经法部分典籍(五)。入于一切殊绝智慧(六)。不着众会亦不怯弱(七)。游步众会宣扬经典无所畏惮(八)。出诸天音料简明智(九)。于天龙神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休勒。探畅其音而为说法(二十)。出释梵音(一)。觉了平正知诸根原(二)。识练邪见诸所立处(三)。总持观察一切众生根原所趣(四)。所住等心(五)。于世八法而不动转(六)。具足一切真正之法(七)。随其罪福报应果证而为说法(八)。兴发众生所造志业(九)。立诸群黎处于禁戒(三十)。其慧普入(一)。为诸众庶代负重担(二)。不以勤劳而有患厌(三)。解脱诸法本性清净(四)。以斯本净而为人演(五)。以本净慧解说道谊(六)。慧无挂碍(七)。习设法施(八)。其心坚固未尝懈惓(九)。有所说者无有疑结(四十)。不贪一切供养利入(一)。而不忘舍诸通慧心(二)。力励集累众行基靖(三)。布施无厌而每劝助于诸通慧(四)。禁戒无厌以斯劝化一切众生(五)。忍辱无厌求佛色像(六)。精进无厌积众德本(七)。一心无厌修行专精使无众冥(八)。智慧无厌入一切行(九)。以道法业于此一切而无所生(五十)。诸族姓子。所谓总持。摄取一切不可思议诸法要谊。持诸法无所行无行。故曰总持。又族姓子。其总持者摄持诸法。何谓总持诸法。揽执诸法一切皆空。揽执诸法一切无想揽执诸法一切无愿。离诸所行寂寞无形。悉无所有亦无所觉。亦无所行。无有处所。亦无所生。亦无所起。亦无所趣。亦不灭尽。无来无往。亦无所坏。亦无所度。亦无所败。亦无所净。亦无不净。亦无所严。亦无不严。亦无所著。亦无所有。亦无所见。亦无所闻。亦无所忘。亦无所教亦无有漏。亦无想念。亦不离想。无应不应。亦无颠倒。亦无满足。无我无人。无寿无命。亦无放逸。亦无所受。亦无所取。亦无殊特。犹如虚空。无有名闻。亦无所获。无所破坏。亦无有二。审住本际。一切法界。一切诸法。住于无本。是谓总持。又族姓子。一切诸法。譬若如幻。而悉自然。总持诸法。自然如梦。自然如野马。自然如影。自然如响。自然如化。自然如沫。自然如泡。自然如空。分别诸法。而如此者。是谓总持。

    濡首曰。譬如族姓子。地之所载。无所不统。不增不减。亦无所置。不以为厌。假使菩萨得总持者。则能利益一切众生。恩施救济无央数劫。众德之本至诸通慧。心而总统持。亦无所置。不以为厌。

    譬如族姓子。于斯地上。一切众生。而仰得活。两足四足靡不应之。菩萨大士得总持者亦复如是。于群生类多所饶益。

    譬如族姓子。药草树木百谷众果皆因地生。假令菩萨逮得总持亦复如是。便能兴阐一切德本诸佛之法。

    譬如族姓子。地之所载亦无所置。亦不忧戚。不动不摇。不以增减。菩萨如是亦无所置。不以忧戚。不增不减。亦不动摇。

    譬如族姓子。于斯地上悉受天雨不以为厌。菩萨如是逮总持者。悉受一切诸佛典诰。及诸菩萨一切缘觉声闻之法。余正见士平等行者沙门梵志。一切众生天上世间。闻其说法不以为厌。听所说经不以为惓。

    譬如族姓子。地之所种皆以时生不失其节。亦不违错应时滋长。菩萨如是逮得总持。统摄一切诸功德法。不侵欺人。亦不失时。具足所行坐于佛树。处在道场至诸通慧。

    譬如族姓子。勇猛高士在于邦域而入战斗。降伏怨敌无不归依。菩萨如是得总持者。处于道场。坐于佛树。降伏众魔。

    譬如族姓子捡一切法有常无常。若微妙者安隐非我。及计无常。及诸瑕秽及苦非我。所以者何。惟族姓子。已离二故则谓总持。

    譬如族姓子虚空无不受持。亦非总持亦无不持。菩萨如是得总持者。揽摄一切诸法之要。

    譬如族姓子。一切诸法及诸邪见。皆悉为空悉总持之。菩萨如是得总持者。无所不揽。总持如是。救摄一切诸法之谊。是为族姓子计总持者无有尽时。已无有尽则无放逸。已无放逸则处中间。已等处者即无有身。则虚空界已如虚空。虚空及地则无有二。濡首童真说此言时五百菩萨得斯总持。

    三藏品第七

    时濡首童真。于中夜为菩萨大士。讲三箧藏菩萨秘典。何谓菩萨箧藏秘要。都诸经法无不归入于此箧藏。若世俗法度世法。有为法无为法。若善法不善法。有罪无罪法。有漏无漏法。悉来归趣入菩萨藏。所以者何。菩萨箧藏经典要者。晓了一切诸法之谊。譬族姓子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四天下大地。百亿日月。百亿须弥山王。百亿大海。悉卷合入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土。如是族姓子。若凡夫法及余学法。若声闻法缘觉法。若菩萨法及与佛法。悉来入归菩萨箧藏。所以者何。菩萨箧藏一切摄护。声闻缘觉将养大乘。譬族姓子。其树根株坚固盛者。枝叶华实则为滋茂。又族姓子。设有摄取菩萨箧藏菩萨大士。则为摄取一切诸乘。将养一切众德之法。菩萨藏者名无量器。所以名曰无量器者。譬如大海受无量水。为包含器不可计实。诸龙鬼神揵沓和阿须伦迦留罗真陀罗摩睺勒。及众生类在禽兽者。含受此等为无限器。菩萨藏者经典秘要亦复如是。为无限施闻戒定慧度知见器。以故名曰菩萨箧藏。譬如含血之类生大海者。以生于彼不饮余水惟服海水。菩萨如是行菩萨藏。不于余法有所造行。惟常修行诸通慧谊。以故名曰菩萨箧藏。又族姓子。菩萨有斯三箧要藏。何谓三。一曰声闻。二曰缘觉。三曰菩萨藏。声闻藏者。承他音响而得解脱。缘觉藏者。晓了缘起十二所因。分别报应因起所尽。菩萨藏者。综理无量诸法正谊自分别觉。又族姓子。其声闻乘无有三藏。其缘觉者亦无斯藏诸所说法菩萨。究练三藏秘要。因菩萨法而生三藏。声闻缘觉无上正真道。故曰三藏。菩萨说法劝化众生。令处三乘声闻缘觉无上正觉。是故菩萨。名曰三藏。有斯三藏无余藏学。何谓为三。声闻学。缘觉学。菩萨学。何谓声闻学。但能昭己身行之相。缘觉学者是谓中学。行大悲者谓菩萨学。至无量慧摄取大哀。其声闻者。不学缘觉之所学者。亦不晓了其缘觉者。不学菩萨所学。亦不晓了。又菩萨者。悉学声闻所遵学者。皆晓了之不愿乐彼。亦不劝助修其所行。学于缘觉所遵学者。悉晓了之不愿乐彼。亦不劝化使修其乘。又菩萨者。学于菩萨当所学者。悉晓了之。愿乐劝修其乘所行。劝所行已则说声闻所行解脱。亦讲缘觉所行解脱。分别菩萨所遵解脱。如是族姓子。其有晓了此所学者。是则名曰菩萨箧藏。如琉璃器有所盛者。应时一切示自然性如琉璃色。如是族姓子。菩萨假使。入菩萨藏所可游居。于诸法者。见一切法悉为佛法。菩萨假使入菩萨藏。不睹诸法而有处所设。有觉了诸佛乘者。不见诸法之所像类。其不学于菩萨学者。则见诸法而有处所。设学菩萨之所学者。不见诸法而有处所。设学菩萨之所学者。不见诸法有所住处。其不修行。计斯一切皆为自然。如是族姓子。假使菩萨入菩萨藏。在在所行所游诸法。一切悉见诸佛之法。假使菩萨入菩萨藏。不见诸法有所像类。设使晓了诸佛法者。则亦不睹诸法之处。学菩萨学。不见诸法之所归趣。其不修观。彼则睹见一切诸法。而有逆顺。一切众生睹不顺者。菩萨皆见诸法顺正。睹于诸法。无有一法非佛法者。是故名曰菩萨箧藏。又族姓子。菩萨藏者说无崖底。文字所演。顺而应时不可计量。所立之处不可思议。垂显光明靡不通达。无有边际莫不昭曜多所利益。悉令归趣于诸通慧。而令群萌悉乐无本。假使有学于彼学者。甫当学者。一切悉当入此菩萨箧藏。则至大乘已欲学者方当获者。其不至者悉使得至而令普入。如是濡首。为诸菩萨众会者。在于中夜说菩萨藏经典秘要。广分别演谊归所趣。

    不退转轮品第八

    濡首童真复于后夜。为诸菩萨大士。广宣讲说不退转轮金刚句迹。何谓不退转轮。又族姓子。所以名曰不退轮者。如今菩萨说经法时。若来听者悉获谊归不复回还。便而讲说不退转轮令其信乐。不退转轮菩萨行者。不为众生造若干行。不为诸法修若干行。不于诸国土兴若干行。不于诸佛尊若干行。不于诸乘行若干行。一切所至而悉普见。转于法轮不坏法界。是谓乃为转于法轮。是故名曰不退转轮。彼所转轮而无断绝。其轮修理无有二轮。其轮如是如悲哀轮。其轮所趣自然之谊在己所至。其轮所趣法界场轮。又族姓子。假使菩萨信乐于斯不退转轮。则得解脱己身之患。则为信乐一切所信。一切所想如来所兴悉亦信之。以信得脱于如来者。无有二脱亦不说二。如其如来相好解脱。诸法之相一切法想。信如来脱则无有想已离脱相。则至自然济于己身。如是之行莫能胜者。亦莫能踰于斯慧者。是故名曰不退转轮。又族姓子。不退转轮不退于色。色自然故。痛想行识亦复如是。识不退转识自然故。所以者何。则不退转一切诸法。犹如无本则为法轮。是故名曰不退转轮。其法轮者无有边限。无维无隅无有断绝。无常轮故。其法轮者亦无有门。无有二故则法轮门。其法轮者无能转者。无所转故。其法轮者亦无所说。法轮无言故。其法轮者亦无名称无所显曜。轮无获故。又复计此不退转轮。入于空无所游相故。澹泊门者无来相故普有所至。为空相故。一切等御本净无相。是故名曰不退转轮。又族姓子。不退转轮有所游行而有所至。是故名曰不退转轮有所放舍径有所至。是故名曰不退转轮。

    如是濡首谓诸菩萨。又族姓子。所以名曰金刚句迹。一切诸法皆悉灭寂。何谓灭寂一切诸法。又族姓子。已了空者金刚句迹也。消诸邪疑六十二故。其无想者金刚句迹也。断绝一切诸想念故。其无愿者金刚句迹也。皆度一切五趣有为令灭寂故。其法界者金刚句迹也。超越若干诸疆界故。其无本者金刚句迹也。致无我灭寂故。离色欲者金刚句迹也。蠲除贪欲诸所有故。缘起行者金刚句迹也。不坏本性故。察无为者金刚句迹也。见诸法自然故。濡首童真为诸菩萨。竟于三夜普分别法。彼诸菩萨皆得亲近光明华三昧。菩萨设逮于此定者。一一毛孔放百千光。一一光明化现百千诸佛仪容。又斯诸佛天中之天所在佛土。现作佛事开导众生。群萌畴类迎逆接纳听受法教。

    本文链接:普超三昧经全文 第二卷

    上一篇:修行道地经全文(第一卷)

    下一篇:第一百四十一卷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